路透上海4月18日(作者 徐永)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中国一季度宏观经济和金融数据全面回升的背后,是经济再次陷入债务刺激的路径依赖,显示政府提出的供给侧改革和债务杠杆控制战略,仍是任重而道远。 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阶段性全面转好,债券、股市、外汇,大宗商品也呈现债跌、股扬、汇稳及商品强的格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德银、野村、瑞银等海外投行4月纷纷上调了对2016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预期。 不过无论是GDP的同比增速,还是环比增速,都是2011年以来的最低点,如果将债务杠杆率的分子和分母增速对比,可以看到,分子增速继续在扩大,且明显高于分母的增速,从债务系统性风险角度而言,这并非是乐观信号。 路透更新的中国债务杠杆率数据显示,中国一季度末债务杠杆率在去年年末202%的基础上继续攀升到208%左右的水平,居民债务杠杆从去年年末的40%上升了1个百分点至41%,非金融企业债务杠杆率则从123%上升到了128%,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控制下政府杠杆率则变化不大。 债务杠杆率不降反升,以及一季度金融数据特别是居民中长期贷款占比、债券融资的强劲增加,可以看到经济数据转好背后,支撑的是居民和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杠杆继续增加。 在这种情况下,经济虽然出现周期性反弹,同时伴随M1增速回升、CPI回升,但可持续性仍受质疑,债券市场10年国债收益率曲线变动不大,期限利差缩小,与金融债的利差则扩大。 中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速6.7%,环比增速1.1%;3月工业增加值增速6.8%;1-3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10.7%,房地产开发投资6.2%;3月美元计价出口增速11.5%。 **路径依赖症** 一季度债务杠杆率变化的明显特征是居民和非金融企业加杠杆,3月份住户贷款新增接近一半,企业债券在大量取消发行的情况下,仍然月度新增破纪录接近7,000亿元。 债务杠杆率控制的理想模式是,债务增速得到控制,同时GDP容量放大,所谓“以时间换空间“,用经济增长消化债务风险,不过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至少情况是往相反方向走的,债务仍在增加,GDP增速还在降低,这实际上增加了中国面临的系统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