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來,阿裡•納伊米(Ali al-Naimi,見上圖)何時退休一直是石油市場最愛猜的一個謎。許多沙特觀察人士都曾在預測這位沙特石油部長即將去職後被迫尷尬地收回前言。沙特政府成員不斷洗牌,然而這位年逾八旬的技術官僚一直穩居其位。

但去年這個世界最大石油出口國發生政權更替後,沙特石油部長之職迎來新面孔就只是時間問題了。

最近幾周,納伊米的地位似乎變得難以為繼。此前,沙特國王薩勒曼(King Salman)30歲的兒子、現在掌握著該國主要權柄的人——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看上去推翻了納伊米的決定。

在沙特不透明的政治世界里,很難確定在上個月主要產油國的多哈會議中,這位沙特石油部長和副王儲之間發生了什麽(該次會議的目的是就石油凍產和油價提升達成一致)。

 

但外界看法很重要。在外界看來,納伊米已同意凍產,即使沙特的死敵伊朗堅持要提高本國的石油產出。副王儲則堅持沒有伊朗的參與就不能達成任何協議。他公開了他的觀點。

盡管沙特方面對哈立德•法立赫(Khalid Falih)接替納伊米的聲明在變動原因上保持了沉默,這位即將離職的石油部長希望退休已有一段時間,但被薩勒曼國王阻止。不管怎樣,這位經驗豐富的部長對石油市場的管理贏得了廣泛的尊敬,很可能他寧願用一種更榮耀的方式退場。

2014年末,沙特保護市場份額而非石油價格的決定讓市場為之震驚,當時提出根本性政策轉變的納伊米見證了石油價格的暴跌,跌幅遠超他所在的沙特石油部或者沙特政府所預測的程度。官員們表示,他們當時的預測是油價會穩定在每桶60到70美元。

這次沖擊促使利雅得採取行動逐漸減少該國對石油的依賴,但也引發了國內批評,稱這次賭博不值得進行。1月以來油價的反彈——從每桶30美元的低點上升了約50%——對納伊米來說是一個小小的慰藉。

將讓市場放心的是,沙特石油部將繼續由風評良好的技術官僚執掌——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董事長法立赫此前就曾被傳將接替這一職位。和納伊米不同,他是副王儲核心圈子中的成員。在石油政策的大方向上,他和副王儲都認同納伊米,並且相信沙特一直以來的主要目標——美國頁岩油生產商遭遇的痛苦證明這一策略是正確的。那些希望沙特石油政策發生方向性變化的人會感到失望。

然而,納伊米的離開凸顯出新秩序顛覆了石油部長和王室之間的傳統關系。副王儲(在海外被普遍稱為MbS)已證明瞭自己的魯莽和大膽,願意去其他更年長的王子害怕涉足的地方。在已故國王阿卜杜拉(King Abdullah)執政時,納伊米曾享受信任關系和很大程度上的獨立性,而過去一年,他領導的石油部受到了由副王儲擔任主席的一個委員會的轄制。

沙特王室成員往往很少評論石油政策,會把這個問題留給技術官僚。而副王儲就不是這樣了,在他大力推進雄心勃勃的經濟結構調整計劃以實現從依賴石油轉向多元化的過程中,他有意直言不諱。他曾說過,他很少留意油價起伏,他希望沙特能在沒有石油的情況下繁榮發展。

然而,更讓石油市場憂慮的是沙特最近的動作,尤其是在多哈。這些動作表明王室願意讓地區政治和與伊朗的角力影響石油政策。

納伊米退出沙特石油舞臺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對石油市場和沙特本身來說都是如此。

本文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