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員、經濟學家和投資者認為,油價在跌宕起伏中爬升至每桶近50美元,即將觸及有利於全球經濟增長的最佳區間。

周四,油價一度自去年11月以來首次突破每桶50美元,供給中斷事件和美國石油庫存下降共同作用,引發有關過剩的市場正一步步趨於平衡的預期。

經濟學家和投資者認為,這令油價重回幾乎會令所有人都受益的每桶50美元-60美元區間。

在這種所謂“金發女孩情境”(goldilocks scenario)的理想情況下,油價對消費者和工業行業來說不會太高(過去兩年中,工業領域已經因低油價而獲益),但又足以有助於當下陷入困境的石油行業獲利。

油價上升還有其他益處:更高的油價將會刺激歐元區和日本等經濟體需要的那種通貨膨脹,也會提振股票、信貸及其他大宗商品市場,這些市場近期的走勢和原油價格緊密相關。

但是油價上漲也必然帶來風險。經濟學家認為,低油價抑制了美國的通貨膨脹率,為美聯儲維持低利率留出了空間。美國利率上升可能導致全球市場震盪。另外,油價走高可能推動供給上升,轉而又會壓低油價。

美國油價周四收盤略微跌至每桶49.48美元。自2月份觸及13年低點以來,美國原油價格已在73個交易日中攀升89%,為2009年2月至5月間攀升92%以來同期最大漲幅。

這對從利雅得到休斯頓的石油公司來說都是好消息。油價暴跌導致美國石油鑽探公司裁掉數萬員工,並對委內瑞拉和尼日利亞等產油國的預算造成嚴重沖擊。即使是沙特等手頭寬裕的國家,政府也不得不削減了曾經非常慷慨的電力和燃料補貼。

在油價如此之低的情況下,對新項目的投資大幅下降。根據咨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數據,去年全球石油市場資本投資減少1,260億美元,降幅達25%。

隨著油價眼下緩慢升至每桶50美元以上,一些項目將再度變得具有經濟效益。美國頁巖油生產商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 Co.表示,如果油價升至每桶約50美元,該公司預計將增加最多10個鑽井平台。

在需求端,巴克萊集團(Barclays PLC, BCS)石油分析師馬赫什(Miswin Mahesh)表示,油價升至每桶50-60美元預計不會抑制印度和中國等國家不斷增長的原油需求。

消費者和工業仍將受益。在經歷從2011年初至2014年8月油價高達每桶100美元以上的時期之後,介於50-60美元之間的價格聽起來仍然不錯。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全球經濟學家傑索普(Julian Jessop)稱,這個價格區間仍然夠低,足以促進其它商品和服務方面的支出──至少相對於幾年前每桶100美元以上的油價而言是如此,當時一些人認為每桶100美元以上是“新常態”。

如果油價確實在這一價格區間企穩,那麼這對於股市、信貸和更廣泛的大宗商品市場而言都是好消息。

油價上漲會緩解一些能源企業在對債務進行再融資時面臨的流動性擔憂。今年早些時候,這種流動性的擔憂給收益率率較高的能源企業債券造成沉重壓力,這種壓力還對股市造成了沖擊。

總體而言,低油價給股市和工業金屬市場帶來拖累,因為低油價釋放出了有關全球經濟健康狀況的負面信號。

總部位於多倫多的Sprott Asset Management的聯合首席投資長科爾伯恩(Scott Colbourne)稱,油價長期處於低位拖累了市場人氣,而現在這一問題的影響降低了。

不過,很多投資者可能擔心美聯儲會如何解讀油價的上漲。明尼阿波利斯聯儲銀行行長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上周表示,低油價是造成長期的低通脹的一個原因。投資者也經常表示低油價是美聯儲加息的一個障礙。

Georgi Kantchev / Riva Gold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