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北京一店面的美的標志。 圖片來源:Reuters

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正不請自來地出現在並購談判桌上,而他們的收購計劃屢屢遭受挫折。

這些中國公司常常徑直闖入全球並購戰,有時是在另一個買家已經達成協議的情況下拿出一份優厚的報價來吸引賣家。今年以來,已經有13家中資公司對海外目標發起總規模780億美元的主動收購。根據數據提供商Dealogic,2015年這樣的收購案例達到創紀錄的17宗。

在最近的一起案例中,中國家電制造商美的集團(Midea Group)提出以50億美元收購德國機器人制造商庫卡(Kuka)。從去年8月份開始,美的集團已經逐步持有Kuka 13.5%的股份。美的集團的入局促使德國經濟部長表態:考慮到庫卡在德國自動化產業中的關鍵地位,德國政府希望組織一個財團,與美的競購庫卡。

中國公司向海外目標發起主動收購案例的激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對外並購交易的整體增長。Dealogic的數據顯示,今年前五個月宣布的中資公司海外並購交易總額創出1,190億美元的新高。

與此同時,這種現象也反映出中國公司在並購海外資產時所展現出的急躁和魯莽的態度。在未獲邀請的情況下主動發起收購的做法在大型並購交易中並不常見。絕大多數買方都傾向於與目標公司的管理層私下談判之後再公開提出報價。通過這樣的私下談判,買家通常能獲得關於收購目標的更多信息,確定關鍵條款,並獲得管理層和重要股東的支持。

過去,中國公司在這方面尚屬精明。在海外並購中表現得最積極的中國國有企業通常會很謹慎地購買少數股份,幾乎不插手管理。舉例來說,在2007年私募股權投資巨頭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 L.P., BX)上市前,中國主權財富基金向黑石投資了30億美元,獲得不到10%的無投票權股份。

然而現在,新一批中國公司正在將謹慎拋諸腦後。雖然面臨融資和政府支持等諸多挑戰,他們仍願意置身於收購戰中。

一個突出的例子是,今年3月份安邦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Anbang Insurance Group Co)向喜達屋酒店及度假酒店國際集團 (Starwood Hotels & Resorts Worldwide Inc., HOT, 簡稱:喜達屋)發出了140億美元的收購提議,而在這之前喜達屋已經同意將自己賣給萬豪國際集團(Marriott International Inc., MAR)。這一主動收購提議引發了針對安邦的審視。最終,萬豪上調了收購報價,安邦則以多種市場原因為由撤回了不具約束力的收購提議。

很多時候,發出主動收購提議的中資公司之前根本沒有在海外收購的案例,所以當美國或歐洲銀行家為目標公司尋找買家的時候,也自然不會想到這些中國企業。此外,一些急切的中資買家也不熟悉美國或歐洲公司董事會通常希望看到的必要文件。而在另一些情況下,中資企業扮演的則是全球行業整合浪潮中的攪局者。

這種出其不意的收購戰略可能是相當冒險的,即便中國公司願意支付高溢價,就像今年很多案例中的一樣。由於不了解中國買家,賣方越來越傾向於在交易開始前要求買方將保証金存到第三方托管賬戶裡。很多時候,如果中國買家無法獲得融資或監管部門的批準,保証金將歸賣家所有。

Dealogic的數據顯示,過去五年,中國公司發起的主動收購提議有近一半以失敗告終。

另一宗失敗的收購案例是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Zoomlion Heavy Industry Science & Technology Co., 簡稱:中聯重科)對美國起重機生產商特雷克斯公司(Terex Corp. , TEX)的收購。該交易因融資問題和價格分歧而破裂。中聯重科由中國湖南省政府部分持股。在特雷克斯已同意與芬蘭公司Konecranes Oyj進行全股票合並後,中聯重科主動向特雷克斯提出收購提議。經過數月洽談,中聯重科於5月27日撤回了對特雷克斯34億美元的收購。

美的對庫卡的大膽收購能否成功還有待觀察。隨著中國工資水平的上升,中國工業基地正在不斷推進工廠自動化。如果美的能贏得德國政府和其他股東的支持,對庫卡來說,美的可能成為具有吸引力的合作伙伴。庫卡第二大股東德國工程公司Voith Group表示,在決定是否支持該收購交易以前,希望美的就收購計劃做出更詳細的解釋。Voith是一家由少數人持股的公司,持有庫卡25%的股權。

Kane Wu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