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四個月後英國脫歐,並非完全不可能。歐盟接受了英國提出的留歐條件,卡麥隆若仍無法說服自己的人民,不但會傷害英國,也將衝擊整個西方世界。

英國的脫歐公投將在六月舉行,首相卡麥隆承諾力倡「留歐」,他提出來的留歐條件,歐盟也全都答應了。這公投原是他要讓保守黨免於分裂而提出的訴求,卻演變成正反雙方差距極微的局面。

四個月後英國脫離歐盟,並非不可能。若真如此,後果將十分嚴重,傷及英國經濟也將危及英國國土安全。

對於已走在鋼索上的歐洲,更是重擊。這將拉遠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德國和它的最大市場,也將使第五大軍事支出國英國與其盟友的連結斷裂。

支持脫歐者主張英國被歐洲拖累了,如果除去這道枷鎖,英國仍可作為一個開放經濟體,繼續和歐洲及全世界貿易。這理論上可行,但實際上不是。若參考挪威和瑞士的例子,歐盟允許脫歐後的英國進入其市場前,也會先要求人民可自由移動為條件。

歐洲佔英國出口近一半,英國則不到歐盟出口的一○%。英國的貿易逆差主要來自德國和西班牙,而不是其他二十五個終究必須同意新貿易條約的國家。

對於一些懷疑歐盟者,如果它們的目的是拿回國家主權,這些值得英國脫歐,畢竟歐盟幾乎干預所有事。

然而,在全球化時代,權力的交換和分配無可避免。例如,英國為了加入北約、國際貨幣基金等機構,而放棄部份主權。不在歐盟裡的英國將被「它所無權參與制定的規則」限制。

移民議題是個例外。在英國,半數外來移民來自歐盟,英國政府沒辦法阻止;但若離開歐盟,它就能。但這麼做也有雙重成本,英國會失去全面進入歐盟市場的權利。

脫歐還可能引起英國分裂。親歐盟的蘇格蘭,正再度爭取獨立;過去二十年,北愛爾蘭的和平進程,仰賴英國和愛爾蘭同是歐盟成員的基礎。

近年,歐盟在西方的外交和安全政策裡的角色益發重要,不論是在伊朗核武談判、恐怖主義、對俄制裁。沒了英國,歐盟執行其國際角色時,也會變得較為困難。難怪俄羅斯總統普丁熱衷於英國脫歐,而歐巴馬不是。

這一連串事情,將取決目前開始的緊張角力。這是卡麥隆的豪賭,如果輸了,損失將影響巨大。(余佩樺譯)

 
|經濟學人|2016-03-01|天下雜誌第59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