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市本週來到一個奇怪的十字路口:指數公司MSCI明晟(MSCI Inc., MSCI)即將作出的一項決定可能令該市場在國際投資者資產中佔據更大份額,然而與此同時,政府干預力度的加大迫使本地交易員遠離市場。

上月中國滬深兩市(也就是所謂的A股)日均成交額不及2015年6月峰值時的三分之一。投資者從券商那里借款用於股票交易的金額(也就是兩融餘額)也降至2014年12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b
 
週一,上海股市下跌了3.2%。但過去一個月是有史以來上海股市最風平浪靜的月份之一,此前三週中,除了兩個交易日之外,其餘時間每天波幅均不超過1%。觀察人士將這種平靜歸因於中國官員的重拳干預,通過藉助國有資金來扶持股市、對一些交易加以限制以及直接向投資者發出信號,政府試圖穩定大起大落的中國股票市場。

在MSCI明晟將於紐約時間週二晚上決定是否把A股納入各國基金經理都追蹤的一項關鍵指數之際,上述因素令全球投資者謹慎看待中國股市。

Adamas Asset Management駐香港執行合伙人Barry Lau表示,從全球層面來看,投資者意識到了中國股市還有一些方面沒有實現正常化。該機構管理著6.5億美元資產。

如果A股被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A股將佔該公司廣受歡迎的新興市場指數1.1%的權重。跟蹤該指數的全球基金規模達1.5萬億美元。匯豐(HSBC)估計,A股納入該指數可在明年再為中國股市帶來200億-300億美元的投資資金。

MSCI明晟已表示,如果中國政府放寬對外國投資者的市場準入,A股的權重將來可增至20%。中國監管部門迫切希望MSCI明晟能夠將A股納入其指數,因為這將成為中國融入全球市場的重要步驟。

出於對A股上市公司無限期停牌等問題的擔憂,MSC明晟一年前決定不將A股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今年5月,中國監管部門出台了解決該問題的新規定,涉及併購之類重大重組的公司停牌時間如今最長為三個月。

不過批評人士稱,中國監管部門的干預手段已趕跑了投資者,這些手段包括利用“國家隊”基金托市以及直接警告投資者。

29歲的上海投資者姜易文(音)稱,他認為中國股市的狂熱階段已經過去。他表示,現在已經沒人談論股市了。他從今年1月起就沒有涉足過股市。

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ecurities Finance Corp﹐簡稱:中證金融公司)和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Central Huijin Investment﹐簡稱:中央匯金)就是此類基金中的兩家。中證金融公司借錢給券商﹐中央匯金是中國主權財富基金的國內分支機構。根據安信證券(Essence Securities)的數據﹐截至3月底﹐這兩家公司一共出現在1,221家上市公司一季報的前10大股東榜單上,股權總值約人民幣1萬億元(合1,520億美元)﹐占中國股市市值的2.8%。

幾名投資者表示﹐只要股市上漲超過兩天﹐“國家隊”就減持手中持有的藍籌股﹐如果拋售情況加劇﹐它們就再買入藍籌股。

這種干預的規模以及其協調開展的程度很難核實。記者無法聯系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置評。中央匯金未回復記者請求置評的電子郵件。

廣發證券(GF Securities)分析師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表示﹐當每個投資者都在對國家隊喋喋不休﹐議論它們“高拋低吸”的策略時﹐這也鞏固了對橫盤交易的預期。

私募股權公司上海億信偉業基金(Yixinweiye Fund)的投資經理貢小濤表示﹐當股價漲幅太高時﹐中國監管機構會直接聯系投資者。他說﹐3月份他們公司的一名交易員曾收到過上海證券交易所發來的短信﹐警告其不要大肆炒高股價。

中國官方媒體4月29日報道,知名私募基金管理人徐翔和中國最大的券商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CITIC Securities Co., 600030.SH, 6030.HK, 簡稱﹕中信證券)前總經理程博明被依法批捕。報道稱,徐翔涉嫌內幕交易,但未加以詳述,也沒有透露程博明涉嫌的罪名。上述兩人在去年秋天都因涉嫌內幕交易而被拘。

股市成交低迷的其他因素包括,首次公開募股(IPO)活動大幅放緩,有800多家公司正在等待監管部門的上市批準。旨在放鬆上市程序的改革方案已被擱置。

分析師表示,另一個因素是,去年9月份推出的針對股指期貨交易的限制規定,這意味著投資者基本上不能利用股指期貨來對沖其股票頭寸。

這些因素令股市出現了很長的平靜期,這與今年早些時候的劇烈動蕩走勢迥異——當時中國股市僅在1月份首週就暴跌了10%,導致全球股市隨之走低。此前2015年的股市同樣大起大落,上半年飆升43%,隨後便進入暴跌模式。

貢小濤稱,今年市場明顯受到了監管和行政因素的影響,這種情況可謂空前。

Yifan Xie
(本文轉載自道瓊斯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