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人民幣兌美元創下2010年末以來新低。

英國民眾投票選擇脫離歐盟之前的幾天,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視察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司的時候強調了這樣一個信號:必須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

接近中國最高証券監管機構的人士稱,在李克強做上述指示之前不久,該監管機構召開了會議,與會官員強調,去年夏天中國股市暴跌的現象今年不能再次出現。現在到了考驗這一指示的時候了。

英國脫離歐盟導致全球市場劇烈波動,中國也受到了影響。而在中國的金融系統中,人民幣更易受到沖擊。

英國投票選擇脫歐後,除美元和日圓以外的所有主要貨幣都大幅下跌,中國央行因此面臨越來越多讓人民幣也貶值的壓力。但如果兌美元貶值幅度過大,那麼資本外流速度又將加快。

中國政府應對沖擊的方式對於世界各地的市場來說都很重要。人民幣失穩會加重全球市場的緊張情緒。

原美國財政部駐中國代表、現TCW駐洛杉磯基金經理洛文傑(David Loevinger)稱,英國脫歐對中國新的匯率機制來說可以算是一次壓力測試;重中之重是避免大幅度貶值預期的回歸和資本外逃等情況的出現。

過去一年裡,中國股市暴跌以及之後人民幣意外貶值給全球市場造成了沖擊,也充分說明了中國與世界日益緊密的金融聯系。

一家中國大型國有銀行的交易員稱,在中國央行努力控制人民幣貶值之際,美元持續大幅走高和其他貨幣大幅走低可能令中國央行面臨“噩夢情形”。

上周五,隨著英國公投結果逐漸明朗,中國股市和人民幣雙雙下跌,不過跌幅小於其他地區,交易員稱政府幹預行動緩解了跌勢。

周一上午,中國央行將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設在人民幣6.6375元,這意味著人民幣兌美元較上周五下跌0.91%,為去年8月人民幣貶值以來的最大降幅。不過,周一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僅較上周五收盤價低0.34%,當日美元大幅走高。境內市場上,人民幣匯率波動范圍為中間價上下2%的區間。

基準上証綜指上周五跌1.3%,德國基準股指跌6.8%,法國基準股指跌8%,希臘、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股指跌幅均超12%。上証綜指周一前市漲0.86%。

過去幾天,很多中國大型國有銀行提醒客戶,英國公投可能給市場帶來巨大沖擊,匯市和黃金交易風險可能增大。

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上周六表示,英國脫歐公投給市場帶來很多變數,給全球經濟蒙上巨大陰影。

據參加2015年12月中共閉門會議的官員透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把“不可預計”的國際形勢當作中國實現增速放緩但更可持續的經濟“新常態”的一項主要風險。

過去一年來中國政府發出的矛盾信號是造成市場波動的原因之一,中國官員在市場開放方面的舉措較為謹慎。

上周五晚間中國央行發布簡短聲明,稱已做好應對英國脫歐公投任何沖擊的預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rgarde)稱中國央行的聲明“極其有益和令人安心”。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上周五在IMF位於華盛頓的總部召開的會議上表示,中國正與IMF、全球各大央行及其它部門討論保障金融市場的穩定。

中國的防御措施包括對資金出入境的限制、可用於支撐人民幣及中國金融體系的巨額美元儲備(盡管規模正在縮水)、相對較低的外債水平和支撐經濟增長的進一步寬鬆空間。

英國決定脫離歐盟還會影響到和中國的投資及貿易流,但這種影響將花上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才會顯現出來。短期內中國受到的最直接的影響將體現在金融市場。

了解相關情況的知情人士稱,中國証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証監會)的官員在6月17日召開的會議上承諾,未來兩個月將採取措施保平安。中國限制外國投資者參與內地股市投資的范圍,中國散戶投資者購買外國股票也受到嚴格控制。

中國政府面臨的一個更為棘手的任務是,如何在繼續實施人民幣貶值策略的同時不引發資金外流和市場不穩定。分析人士估計,2015年中國資本流出的規模最高或達1萬億美元。中國近期加強了對試圖將資金轉移出國內的公司和個人的管制。瑞銀集團(UBS Group AG)估計,在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每月的資本流出規模超過1,500億美元後,近期每月的資本流出規模已經降至400億美元左右。

最近幾個月,中國央行採取了一些措施讓中國的匯率機制變得更可預測,並把焦點從人民幣兌美元的走勢轉移至人民幣兌13種貨幣組成的貨幣籃子的價值上。

但交易員和分析人士稱,如果英國脫歐帶來的影響導致美元在更長時間內走高的話,那麼中國央行政策操作將依然主要受美元的影響,這種操作的危險性也會加大。

許多交易員預計,如果美元漲至人民幣6.7元上方,那麼中國央行或將會加大對匯市的幹預力度。

Lingling 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