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倫敦,支持英國留在歐盟的活動人士針對英國公投結果舉行抗議活動。

上周的公投過後,英國面臨的盡快知會歐盟其脫歐意圖的壓力有所緩和,因歐盟的決策者們表示應給予英國時間來重新考慮其脫歐決定。

歐盟27國高級官員周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會議,他們一致認為英國需要在任命新首相(可能在今年10月)後再正式知會歐盟其脫歐意向。這標志著最近幾日來的口風轉變,此前各國外長要求英國盡快(最早在本周)宣布脫歐意向,以便開始脫歐談判。

在柏林和布魯塞爾,相關官員表示他們將等到英國的政治混亂局面平息,並為英國回心轉意留出時間。

脫歐公投結果對英國議會無約束力。不過盡管脫歐公投造成政治動盪和金融市場沖擊,但無跡象顯示英國政府將無視公投結果。領導“脫歐”宣傳活動的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的觀點文章中表示,最終結果非常明確,超過1700萬英國人投票退出歐盟──超過英國民主歷史上任何一次動議的讚同人數。不過,英國政治分析人士稱英國今年晚些時候可能會舉行大選。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幕僚長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在接受德國地方報紙的訪問時稱,英國的政治人士應該有再次考慮退歐後果的機會。他還稱,現在退出歐盟將會留下很深的傷口,帶來深遠的影響,而重新申請歐盟成員國資格將會是一個耗時很長的流程。相關採訪將於周一刊出。

歐盟官員稱,包括意大利和愛爾蘭在內的一些歐盟國家的政府越來越傾向於認為,應該給英國重新考慮的時間。布魯塞爾一名高級官員稱,如果英國將公投視為無關緊要的事,歐盟也將這麼看。他稱,人民今日的民主決定可以推翻昨日的民主決定。

但是主流觀點仍然認為英國將退出歐盟,歐盟27個成員國的政府已經達成協議,在英國政府正式發出退歐的通知之前,歐盟不能啟動有關英國退歐的談判。已辭職的英國首相卡梅倫周五稱,正式的通知不會在新首相上任(可能是10月份)之前發出。

在周日布魯塞爾會議後,歐盟一名高級官員稱,歐盟正在基於英國即將脫歐的假設在工作。但他稱,在英國引用歐盟《裡斯本條約》(Lisbon Treaty)第50條正式啟動脫歐程序之後,有關脫歐協議的談判才會開始。

無論公開還是私下,對英國脫歐立場最強硬的是法國。法國認為,不確定性存在的時間越長,給英國和歐洲帶來的金融和經濟沖擊越大。

法國經濟部長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稱,英國脫歐必須盡可能以最快和最有序的方式完成,同時也要保護歐盟其他27個成員國的利益。

但德國採取了不同的方針。默克爾上周六稱,在退歐談判中,她不會採取懲罰性立場。她稱,沒有理由在這種談判中表現的不好溝通,談判應當以理性的方式進行。

這可能是因為默克爾留意到了德國企業界的呼聲。德國企業界曾表示,如果英國無法留在歐盟,應該與英國建立一種具有慷慨貿易條件的不同的合作關系。

一位了解默克爾想法的德國官員周日進一步表示,德國假設英國會離開,但如果這一結果可以避免,德國會更歡迎。該官員補充說,任何會威脅英國政治和經濟穩定性的情境都不符合德國利益。

與英國之間的貿易紐帶如果斷裂,德國將付出高昂代價。根據英國貿易統計數據,去年德國對英國的出口額總計607億英鎊(合830億美元),是英國對德國出口額的近兩倍,同時也幾乎是中國和美國對英國出口額的近兩倍。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Federal Statistics Office)數據,去年英國是德國第三大出口市場,僅次於美國和法國。

流程的下一步就是歐盟周二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定期峰會,屆時卡梅倫將向其他領導人發表演講。預計他會談到的事情包括,英國不打算按預定計劃在明年下半年擔任歐盟輪值主席。此外,上周六英國駐歐盟專員希爾(Jonathan Hill)宣布辭職。

周三,27個國家的領導人將在卡梅倫缺席的情況下舉行會晤,他們將開始討論英國退出以後歐盟的未來,包括恢復歐盟活力以及更加團結一致地採取行動的構想。歐盟各國政府還有可能就未來幾周如何與英國展開談判開始非正式討論。然而,在英國引用第50條前,對於採取何種方式與英國談判不會進行正式磋商。

相關討論將涵蓋脫歐的具體條款,包括對於歐盟依據《巴黎氣候協議》承諾減少碳使用以及歐盟的共同救助承諾,英國接受程度如何,以及其他一些問題。

歐盟高級官員稱,一旦第50條被使用、脫歐談判啟動,英國和歐盟其他27個成員國就可以開始討論未來雙方將建立什麼樣的關系,其中包括一些貿易安排。然而這些官員稱,在英國正式脫離歐盟之前,可能不會正式簽署任何貿易及其他領域的共同合作協議,但可能會達成一些臨時協議,例如在再次下調關稅之前阻止關稅上升。

幾名外交官稱,他們預計英國將尋求達成被他們稱為“挪威-”模式(Norway-minus)的協議。挪威不是歐盟成員國,但接受歐盟的勞動力自由流動的協議,以此作為進入歐盟這個單一市場的代價。這些官員表示,英國採取這種模式的程度要比挪威更淺一些。

他們表示,英國可能希望對勞動力的自由流動進行更多控制,但這樣做的代價將是無法進入歐盟服務市場,同時失去令英國金融服務企業有權在整個歐盟開展業務的歐盟通行証。這表明,有可能實現商品自由貿易,但其他國家將尋求從倫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被排除在歐盟市場之外所留下的空白中獲益。

其他歐盟官員表示,英國脫歐將促使歐盟27個成員國內部展開艱難談判,包括有關數額減少後的歐盟預算的談判。英國是排在德國和法國之後的第三大歐盟預算出資國,貢獻了歐盟八分之一的預算。

歐盟外交人士稱,假設英國的態度不發生突然改變,他們預計,英國新首相將於11月1日前後觸發第50條規定,啟動將於2018年10月31日結束的為期兩年的談判期。他們表示,非常希望英國能在2019年5月舉行歐洲議會選舉前及時退出。因此,英國脫歐的法定日期可能被定在2019年1月1日,屆時距離英國正式加入歐盟將有46年。

Stephen Fidler, Laurence Norman 發自布魯塞爾 / Bertrand Benoit 發自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