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二季度保持了6.7%的增長速度,對於那些期待著看到經濟改革跡象的人來說,這是一個糟糕的信號。

經濟學家表示,若第二季度經濟增速低於第一季度的6.7%,就會傳遞出一個比較受歡迎的信號,即中國正設法應對過剩工業產能和上升的企業負債,並落實國有企業改革。

然而事實是,中國可能通過擴大政府支出、打開信貸閥門的方法,令產能過剩問題變本加厲,同時審慎的國有銀行和臃腫的國有企業把私營企業排擠出去。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以及其他高層官員曾多次呼吁要扶持創新、企業家精神以及結構性改革,使經濟增長引擎從依靠信貸推動的基礎設施建設轉向高科技產業和服務。

IG Markets Ltd.分析師尼科爾森(Angus Nicholson)表示,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信貸還在流向產能過剩的大型國企,改革計劃卻未得到支持。他稱,中國政府表示要扶植私營企業、推動供給側改革、削減對國企的投資,但實際上最新數據根本沒有反映出這些。

經濟學家稱,政府的動向很容易從經濟數據中觀察到。在第一和第二季度的前兩個月,經濟增長勢頭都較為疲軟,而在這兩個季度的最後一個月,信貸和支出大幅上升,從而推高了經濟增長數字。6月份社會融資規模比5月份增長一倍多,3月份更是比2月份增長了兩倍;社會融資規模是衡量經濟中信貸總量的廣泛指標。

在信貸投放經濟的過程中,大部分貸款流向了生產力較低的國有部門、房地產投機商和一些陷入困境的行業,而不是領導人曾寄望創造就業的企業家和民營公司。

雖然政府官員多次呼吁國有銀行向那些有前景的初創公司和已站穩腳跟的民營企業提供貸款,但銀行往往更青睞國有企業,因為國有企業存在隱性擔保:如果其陷入困境,政府會對其進行救助。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上周五在其網站上發布公告稱,不得對民營企業進行歧視性服務。

位於中國東部江陰市的International Engineering Group Co.董事Jackie Xiang稱,與國有企業相比,公司與銀行接洽貸款事宜時在信用評級、貸款擔保條件以及資產負債比率等方面面臨更加嚴格的審查。Xiang稱,國家融資項目真的應該向有能力的民營企業開放,而不僅僅向國有企業開放。

面對外國貿易伙伴有關中國以低於生產成本的價格銷售鋼材的抱怨越來越多,中國政府宣布計劃在未來幾年削減10%左右的鋼鐵過剩產能,即便如此,6月份粗鋼日產量還是達到創紀錄水平。

據周四公布的官方數據顯示,隨著政府刺激措施力度增強,國有企業今年上半年的虧損已明顯縮小。而2016年一線城市房地產銷售已經同比激增多達50%,迫使政府實施限購措施,即便非一線城市仍面臨房屋空置問題。

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China Iron & Steel Association)的數據,2016年頭五個月,大型鋼廠總計實現利潤人民幣87億元(約合13億美元),相比之下2015年全年虧損人民幣645億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機構的許多經濟學家已呼吁中國放棄對經濟增長目標的執著,以降低人為經濟刺激力度,並把重點放在對促增長更有意義的改革上,加快經濟轉型,擺脫對傳統制造業和基礎設施驅動經濟增長的依賴。

投行Natixis經濟學家埃雷羅(Alicia Garcia-Herrero)認為,中國在調整經濟結構方面的努力減少,增長由非常寬鬆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支撐,導致增長數據雖然良好,但卻帶有人工痕跡。

為實現6.5%-7%的年增長目標,中國政府將財政赤字目標從2015年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3%調高到今年的3%,經濟學家認為,如果將賬外政府支出計算在內,結果可能超過這一目標。財政部周五稱,6月份政府支出增長接近20%,較5月份增幅高出逾兩個百分點。

2016年上半年,國有企業投資同比擴張了23.5%,國家基礎建設投資增長了20.9%,這兩個數據較第一季度都有溫和提高,盡管如此,私營投資2016年上半年僅增長了2.8%,增幅低於第一季度的5.7%。

IG的尼科爾森認為,私營部門正承受投資的擠出效應。他稱,在計劃經濟下,無法像要求國有企業那樣讓私營企業進行投資。

Mark Magn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