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財務緊張,競爭激烈,潛力有限,浙江金昌特種紙股份有限公司(Zhejiang Jinchang Special Paper Co.)董事長張求榮今年看不到投資特種紙業務的理由。

張求榮說,現在應該靜觀其變,而不是押注未來。張求榮2009年在浙江省中心的衢州市創辦了自己的公司,這個東部省份以創業而聞名。

他說,經濟前景相當暗淡,企業首先要考慮的是活下來。

中國的民間投資正在萎縮。受到不明朗的全球經濟前景、持續四年的中國經濟放緩、間歇性的通貨緊縮以及互相矛盾的政策信號影響,企業不願意用自己的資本去冒險,這種局面有可能推遲中國經濟從低端制造業向高端技術和服務業的轉型,而高端技術和服務業正是活躍的民間資本傾向於投資的領域。

民間資本對工廠和卡車等資本品的投資在今年上半年只增長了2.8%,相比之下,過去10年的年平均增長率接近30%。今年6月,這項數據出現有統計以來的首次下降。預計8月12日公布的7月份數據將進一步走軟。

據一份通知顯示,為了扭轉這一趨勢,中國政府已加速簡化行政審批,降低創業門檻,並敦促地方官員大聲唱多中國經濟以提振信心。

中國政府還試圖通過大量釋放信貸來彌補民間投資的下滑。受此影響,第一季度社會融資總規模達到創紀錄水平。社會融資總規模是一項包含了銀行貸款及非銀行借貸的廣義信貸指標。

不過,作為中國主要貸款機構的國有銀行並不總是配合政府的行動。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ICC, 簡稱:中金公司)的數據顯示,第二季度國有銀行針對私營企業的貸款利率比針對國有企業的貸款利率高出6個百分點。據兩家國有銀行的管理人員稱,出於對風險及缺乏足夠抵押品的擔憂,他們在貸款給小型私營企業的時候通常很小心。

與此同時,由於不良貸款增加且貸款人更趨謹慎,私營企業表示向非銀行貸款機構和親朋好友籌集非正規貸款的難度也在加大。

為響應中國領導人要求增加投資的號召,中國國有企業今年上半年投資增加了23%,支撐了經濟增長。不過這項策略對私營企業產生了排擠效應;私營企業在中國經濟中所佔的比重為五分之三,創造了五分之四的就業崗位。

北京安邦咨詢公司(Beijing Anbound Information Co.)創始人陳功(Jon Chan Kung)說,中國政府有很多大型的投資計劃,但很少考慮私營資本會被排擠出去。他表示,企業對中國的未來有很多困惑和疑問。

中國政府官員對他們如何看待私營企業的問題沒有做出答復。不過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一位副主任說,私營部門投資疲軟主要是因當前一些傳統行業存在創新力不足的問題。

中國央行第二季度的一項調查也反映出近期的不確定性,調查顯示,中國企業信心已低於全球金融危機時期的水平。

衢州這座古城的情況也折射出民營公司的謹慎心態。衢州是一座擁有240萬人口的城市,孔子的數千名後代子孫生活在這裡。在整個浙江省,衢州的民間投資是最低迷的,衢州貸款機構Yidiantong Co.表示,大多數企業客戶貸款不是為了投資,而是償還其他借貸。今年前五個月,這座城市的民間投資下降了1.9%,去年同期為增長15.4%。衢州官員對此不予置評。

張求榮的浙江金昌特種紙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得益於對研發設施和新產品每年投資預算增長30%的提振,這家生產牆紙、醫用和食品包裝紙的公司從2009年到2014年一直保持高速增長。然而從去年開始,陷入困境的房地產市場導致該公司牆紙銷售下滑,產量也隨之下降了20%。

雖然中央政府做出了承諾,但張求榮表示,他並沒有看到民營企業得到更多資本。他說,對貸款展期多年後,銀行最近要求他償還140萬美元貸款以改善其資產負債表。由於現金流受到擠壓,他正考慮發行更多股票,盡管這不是籌集資金的好時候。

衢州市也不乏投資的企業,只是不在中國。幾英裡外的天線和電動自行車生產商浙江001集團(Zhejiang 001 Group Co.)計劃在今年加大對越南的投資。去年這家公司向河內的一家股票經紀公司投資了150萬美元。浙江001集團董事長項青鬆表示,這些日子,在東南亞的每筆投資幾乎都有回報。他在一個堆滿公司生產的各種裝置的房間裡表示,中國以前也是這樣,現在他們不得不到海外去挖掘更有潛力的市場了。

還有一些人正在等待時機。衢州特種化學品公司萬能達科技有限公司(Wannengda Technology Co.)董事長許益生在好年月裡積累了資本,避開了投機性的房地產交易和高利率貸款,現在則開始尋找劃算的買賣。他說,有危機的時候,往往機會也更多。

Mark Magn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