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今年已出現貶值,而美國即將實行的貨幣市場基金監管新規將加大人民幣的下行壓力。

這些基金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之所以有這種關系,是因為美國貨幣市場基金監管新規將對衡量銀行間短期借貸成本的倫敦銀行同業拆息(Libor)造成影響。

3個月期美元Libor自6月以來大幅上升,此後便徘徊在2009年以來的最高位。銀行間信任在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下降。據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數據,上周五3個月期美元Libor為0.81825%,達到2009年5月以來最高水平。

分析師認為,由於預計美國証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新規將使得貨幣市場基金對持有非美國政府發行債券的興趣下降,美元Libor近期攀升。

新規將於10月開始實行,屆時投資非政府債券的基金在將來任何危機期間可暫停贖回,投資者將更難收回資金。這將使得貨幣市場基金投資公司債券(包括銀行債務)的意願下降。隨著一項曾經可靠的融資來源被限制,銀行將不得不彼此增加借貸,從而推升Libor。

那麼,這會如何影響到人民幣呢?

答案就隱藏在中國公司所受到的影響中──在金融危機之後,隨著美國利率降至接近於零,中國公司借入了大量美元債務。這其中,許多貸款的利息成本常常與3個月期美元Libor緊緊掛鉤。

摩根大通(J.P. Morgan)駐新加坡的亞洲新興市場外匯策略主管卡夫納(Jonathan Cavenagh)說,本質上來講這是大型的融資套利交易;中國公司可能以較低的利率借入美元債務,再帶回國內、在中國投資。

但他說,最近中國公司正忙於償還美元債務,因為美元債務的償還成本隨著Libor上升而提高。這個過程牽涉到中國公司用人民幣兌換美元、再償還美元債務的步驟。

因而,這應該有助人民幣兌美元進一步走軟。

人民幣對Libor的敏感程度在亞洲數一數二。多數亞洲貨幣兌美元的匯率都從2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的波動中獲取交投指引,而後者又與美聯儲利率政策預期息息相關。

卡夫納說,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與Libor之間存在很強的統計相關性。他的團隊近期做的一次回歸分析顯示,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與Libor之間的相關性比該匯率與2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之間的相關性高出50%以上。

Saumya Vaishampa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