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柏林8月29日 – 一名高階歐洲外交人士表示,要英國啟動退出歐盟的程式,就有如要關閉飛機發動機一樣:最好只在已經看到降落跑道時才這樣做,否則所有人都可能面臨一場災難。

當英國啟動退歐程式,也就是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款時,將有兩年期限完成退出歐盟。為了避免英國退歐變成一場危險降落,英國及歐盟官員都在摸索如何進行。

選項包括:可能乾脆不啟動第50條款、試圖進行非正式磋商,好讓英國對於各種可能局面更有概念、以及先達成過渡協定,再以此作為跳板,完成更為長遠的英國退歐協議。

第一個選項首先就過不了德國總理默克爾這關;默克爾是歐洲影響力最大的領導人,也是英國首相特雷莎•梅上個月上任後第一位會晤的歐洲領導人。

“歐盟無法接受這點,”一名親近默克爾的消息人士表示。默克爾不樂見英國退歐,但她務實地把焦點放在維繫歐盟剩餘成員國的團結上,她也不認為英國將會就歐盟會籍舉行二度公投。

即使英國經濟面對6月23日公投退歐顯示出韌性,緩解了英國推進退歐進程的經濟壓力,但特雷莎•梅本人說過“退歐就是退歐”。

然而她表示,英國不會在今年啟動退出程式。

對於英國政府來說,以默克爾為首的歐盟領導人拒絕在英國啟動退出程式前討論潛在結局,導致其何時以及如何落實退歐變得更加複雜。

“我們不會預先磋商,”一名接近默克爾的消息人士表示,此人要求匿名。另一名德國政府官員強調柏林對於任何預先磋商的嚴格限制:“我們不會討論實質內容。”

在缺乏正式的預先磋商情況下,英國政府必須採取第二個策略:透過歐洲官員布下的陰雲,試圖確定其退歐後有哪些“著陸”選項。

這種非正規途徑可能幫助英國人搞清楚什麼是現實的做法,以避免歐盟談判人員拒絕他們的立場,來不及在兩年時間內完成。

**特殊地位**

在歐盟市場准入(英國想獲得)和人員自由流動(英國不想要)之間可能的折衷,或許會留下幾個可實現的“著陸點”,英國官員會在同謹慎行事的歐盟同僚進行非正式會議中設法確認這些。

在這方面,他們或許已經找到推進的辦法。至少有一個國家的政府已經暗示,在英國觸發(里斯本條約)第50條前,可能有討論而非磋商的空間。

德國官員也暗示他們願作出一些讓步,以便同英國達成協議。德國主管歐洲事務的官員Michael Roth認為,在退出歐盟後,英國在與歐盟的關係上有可能獲得“特殊地位”。

但歐洲的領導人們不希望英國在承諾退出前,借助在退歐條件上的討價還價而挾持歐盟。所以就算英國官員們對於可能達成協議的內容越來越有概念,他們仍得在很趕的時間框架內與歐盟達成英國退歐後的解決方案。

在這些情況的背後,歐洲各國日益意識到,英國退歐談判為期兩年的視窗期太短了。

這引出了一些歐洲官員正在討論的第三個選項:基於與挪威或瑞士類似的現有模式,為英國和歐盟的關係設定一個臨時框架。

“這可能是一個暫時解決方案,”一位人士稱。

進一步的談判有可能商量出一個在退歐第50條款提供的兩年談判視窗之後的落腳點。

特雷莎•梅一位發言人稱,首相和她所領導的政府將致力於達成“英國協定”,為本國謀取最大利益。

最棘手的地方是市場准入和人員自由流動之間的權衡。歐盟領導人堅決主張人員自由流動。“以人員自由流動換取繁榮的代價很高,”上述歐洲官員稱。

減少人員向英國流動的一個方案,就是強化利益方面法規,只有獲得確定工作機會的其他歐盟國家人員才能遷徙到英國。

默克爾已經拒絕巴黎和布魯塞爾在英國公投退歐幾天後要求英國“儘快”退出歐盟的要求,為特雷莎•梅爭取到一些確定談判立場的喘息時間。

“公投過後的那些日子,諸多強硬言論滿天飛。默克爾當時的表現最好,”英國一位官員稱,“她攔了下來,並稱‘可以慢慢來’。”

但默克爾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據接近默克爾的消息人士稱,“理清楚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編譯 張明鈞/張濤/侯雪蘋/劉秀紅;審校 蔡美珍/李春喜/汪紅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