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說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是“婊子養的”,引起了全世界的震驚和竊笑。但杜特爾特真正傷害白宮(White House)的言論是幾天後發表的。這位菲律賓總統宣佈,他將結束本國與美國在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的海軍聯合巡邏。他聲明:“中國眼下勢力正強,他們在該地區擁有軍事優勢。”

該聲明將刺痛華盛頓方面。縱觀奧巴馬執政這些年,美國一直試圖讓所有亞洲盟友放心:美國既有在亞太地區維持主導性軍事實力的手段,又有這樣做的意願。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11年的一次里程碑式講話中為此定下了基調。他當時堅定地斷言道,“美國是一個太平洋大國,將堅守這一地區”。從那時起,美國向亞太增派了更多海軍兵力,奧巴馬經常不遠萬里,從華盛頓出發到訪東亞地區。

但如今,杜特爾特直接挑戰了美國仍是太平洋霸主的觀點。如果其他人接受他的看法,隨著更多國家開始順從於中國,力量可能會從華盛頓手中溜走。

菲律賓總統對於美中軍事平衡的評估是值得商榷的。目前,美國擁有11艘航空母艦,而中國只有一艘——另外還有一艘將於不久後下水。但幾十年來,中國的軍費開支一直快速增長。北京方面還投資研發包括導彈和潛艇在內的各種裝備,這些裝備可能使美國的航母變得非常易受攻擊。

過去一年裡,中國新的信心已在其南中國海“造島”計劃中反映出來。該計劃是為了強化北京方面備受爭議的主張,即大約90%的南中國海海域屬於中國領海。美國人一直無法阻止中國這種明確的實力展示,所做的僅僅是駛過這些存在爭議、軍事化程度越來越高的“島嶼”,以示他們不接受中國的主張。

奧巴馬政府已反復強調了美國對南中國海的重視。在2011年發表的一篇題為《美國的太平洋世紀》(America’s Pacific century)的文章中,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指出,“經由這片海域運輸的貨運量占到全球總貨運量的一半”。美國擔心,北京方面有意把這些關鍵水域變成“中國的(一個)湖”。

美國人長期以來堅稱——可以說不無道理——他們對於南中國海的立場是為了維護國際法,而不是與中國展開力量角逐。對於這種基於法律的策略,菲律賓一直是至關重要的。今年7月,菲律賓在一個國際仲裁庭上挑戰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領土主張時獲得了勝利,這一裁決被普遍認為代表著中國雄心遭遇一次重大挫折。然而,當杜特爾特公開咒罵奧巴馬、接著又縮短美菲海軍聯合巡邏時,想讓美國捍衛菲律賓的合法權利,是相當困難的。

誠然,美國在該地區有其他合作夥伴。上周,日本宣佈將與美國在南中國海開展海軍聯合巡邏。但是,與當前正和中國激烈對抗的日本聯手,使這個海上問題看起來更像是與中國的力量角逐,而不是國際法問題,特別是考慮到俄羅斯和中國剛在南中國海完成了聯合演習。在這種情況下,許多東南亞國家將想要選邊站,而不是冒被捲入地區巨頭沖突的風險。

人們感到,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已陷入困境,更糟糕的是,人們對於美國推動的貿易協議《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的命運感到越來越懷疑。

TPP有12個成員國,包括日本和美國,但卻把中國排除在外。該協定被廣泛認為是對抗中國在亞太地區不斷增強的經濟主導地位的一項武器。

在美國國會為TPP辯護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提出:“從長期來看,TPP的戰略價值是巨大的。”

但安倍和奧巴馬的懇求似乎不太可能保住TPP不流產。美國兩位主要的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希拉里都已公開反對TPP。奧巴馬在離任前或許仍會嘗試強力促使國會通過TPP。但在當前美國的保護主義氛圍下,TPP存活下來的可能性似乎很小。

如果美國未能通過TPP,其亞洲盟友會感到非常失望。他們冒著激怒中國的危險,簽署了這項美國主導下的倡議。現在,華盛頓方面或許會在最後關頭拋棄他們。不久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在訪問美國首都時,把TPP稱為一塊“考驗(美國在亞洲)可信度和目標嚴肅性的試金石”。他指出,其影響遠遠超出貿易範疇,延伸到美國給予亞洲盟友的安全保證的可信度。

遺憾的是,在當前美國的政治大漩渦中,著眼長遠的戰略思考幾乎是不可能的。結果是,美國總統奧巴馬面臨一種悲慘前景:當他卸任時,他標志性的外交政策倡議——重返亞洲——會沉入太平洋的波濤之下。

譯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