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在存在內部分歧的會議過後宣布維持短期利率不變,但暗示,仍預計會在年底前加息。這一立場凸顯出,在通脹率徘徊在2%的目標水平下方且失業率持穩在略低於5%的低位之際,美聯儲領導層對加息並無緊迫感。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周三在存在內部分歧的會議過後宣布維持短期利率不變,但暗示,仍預計會在年底前加息。

這一立場凸顯出,在通脹率徘徊在2%的目標水平下方且失業率持穩在略低於5%的低位之際,美聯儲領導層對於加息並無緊迫感。

這同時也顯示了美聯儲主席耶倫(Janet Yellen)面臨的挑戰,她正在努力平衡美聯儲內部關於未來政策方向的不同觀點。決策者中一個陣營希望立即加息,而另一陣營則認為今年沒有必要加息。

耶倫在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稱,美聯儲認為支持加息的理由有所增強,但決定暫時按兵不動,等待在美聯儲政策目標的實現方面取得更多進展。

圍繞加息時機的分歧促使三位地區聯儲銀行行長喬治(Esther George)、梅斯特爾(Loretta Mester)和羅森格倫(Eric Rosengren)投出了反對票,因為他們希望在9月份會議上加息,這是一次針對耶倫領導地位的罕見挑戰。

美聯儲公布的預測顯示,17位官員中有10位官員預計美聯儲年底前將把基準聯邦基金利率上調0.25個百分點,至0.5%-0.75%。聯邦基金利率是美國銀行間隔夜拆息。另有三位官員預計美聯儲今年根本不會加息。但有四位官員預計美聯儲加息不止一次。這反映出美聯儲內部對於未來如何行動的分歧擴大。

雖然美聯儲對於調整利率表現出了耐心,但對經濟的描述總體樂觀。

美聯儲官員對經濟前景風險的擔憂已經緩解,可能預示今年年底前有望加息。美聯儲官員在今年早些時候曾對一系列全球性問題感到擔憂,其中包括英國脫歐公投,以及中國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美聯儲在其會後政策聲明中稱風險已大體平衡,這意味著美國經濟增長超出美聯儲預期的概率與不及預期的概率基本相同。

這種風險評估常常是用於判斷美聯儲是否可能在未來幾個月調整利率的線索。當官員們對風險感到擔憂,則不傾向加息。

耶倫指出,盡管今年就業人數每月大約增加18萬,但失業率自今年年初以來維持在4.9%或接近該水平。這意味著有潛在就業者加入到尋找工作的行列中,表明就業市場仍有一些過剩勞動力。

耶倫表示,決策者認為將下次加息推遲是合理的,可以幫助吸收一些過剩勞動力。

耶倫稱,美聯儲發現經濟仍有一些進一步增長的潛力。不過她表示,美聯儲不希望經濟過熱,如果形勢繼續按照當前的趨勢發展,她認為逐步進行幾次加息是合適的。

美聯儲下次政策會議將於11月1-2日舉行,比美國總統大選早一周,屆時不太可能加息,因此12月中旬舉行的美聯儲議息會議成為今年可實施加息的最後一個政策會議。

美聯儲周三傳達出的一個更為明確的信息是,其將更加堅定地信守非常緩步地上調借貸成本的承諾。

美聯儲官員的預期中值顯示,他們預計2017年將把基準利率上調兩次,至1%-1.25%,每次上調幅度或為25個基點;2018年可能加息三次,將利率提高至1.75%-2%;2019年可能加息三次,將利率提高至2.5%-2.75%。

相較於美聯儲6月份的預期,最新加息路徑的力度有所減弱。美聯儲6月份時預計,2016年可能加息兩次,2017年和2018年或分別加息三次。而一年前,美聯儲曾預計2016年會加息四次,但自去年12月以來一直將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0.25%-0.5%區間內。

此次政策聲明中引用了耶倫8月份在堪薩斯城聯邦儲備銀行於懷俄明州傑克遜霍爾舉行的會議上演講的部分內容。她當時表示加息的理由有所增強。但她當時也強調了圍繞美聯儲預期的不確定性,這意味著她認同美國經濟仍易受不可預料的外部動盪沖擊的觀點。

美國經濟今年上半年的增長情況令人失望,第一季度的年化增速僅為0.8%,第二季度增速為1.1%。

美聯儲稱,最近美國經濟從溫和增長的步伐中加快。然而,最新公布的經濟數據喜憂參半。8月份工業產值和零售銷售下降,反映出消費者對制成品的需求疲軟、消費者觀念變化無常。

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本月初的一份調查,74%的受訪經濟學家認為美聯儲下次加息將出現在12月份。

受全球經濟基本面變化影響,對於隨著時間的推移,美聯儲可能將利率上調至多高水平,數位美聯儲官員已經降低了預期。

人口老齡化、生產率增長放緩以及尋求投資的較富有新興市場的崛起已經引起了基本面的廣泛變化。有鑒於此,官員們認為,自然利率仍將低於過去水平。經濟增速和通脹率也會更為緩慢地增長。自然利率是經通脹因素調整後的利率,與充分就業和通脹保持穩定的情況下的經濟增長相一致。

這意味著未來幾年美聯儲在加息方面可做的工作變少,也使得未來發生金融危機或經濟衰退的時候,美聯儲官員的降息空間更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