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為扭轉國內經濟下行趨勢而擴大了支出和放貸規模,但此舉的效果有限,而且付出的代價是推遲經濟增長模式轉型的步伐並加劇經濟失衡現象。

中國經濟正顯露企穩跡象,這讓投資者以及在今年大部分時間努力應對經濟不利因素的中國領導人都鬆了口氣。不過經濟學家們稱,這是一種人為設計的平穩,中國政府將為之付出代價。

中國8月份工業增加值、固定資產投資等經濟指標出人意料地表現強勁。中國8月份進口近兩年來首次實現增長,大城市強勁的房地產銷售幫助支撐了鋼鐵和水泥需求。

今年年初時,人們對中國政府重振經濟的能力越發喪失信心,這加劇了資本外流以及有關人民幣貶值將觸發匯率戰的擔憂。今年3月份,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將中國信用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

為應對這種局面,中國採取了大規模放貸以及擴大基建支出的老辦法。政府數據顯示,今年迄今中國國有企業投資增長超過20%。另據中國交通運輸部稱,今年1-8月公路和水路方面的財政支出達到人民幣1.15萬億元(約合2,284億美元),同比增長7.5%。

這些舉措至少暫時發揮了作用。中國8月份工業增加值增速達到五個月來最高,第三季度經濟增速料與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6.7%大致持平。

但經濟學家稱,這麼做的代價是不僅會推遲中國經濟從投資拉動型增長模式轉型的步伐,而且會加劇經濟失衡。信貸繼續以兩倍於經濟增速的速度擴張(經濟學家認為這是不穩定的),而且很大一部分信貸擴張是受投機性購房行為驅動,加劇了地產泡沫風險。

8月份新增人民幣貸款較7月份提高一倍,其中多數新增貸款為按揭貸款,而不是用於企業投資。1-8月民間投資僅增長2.1%,原因是企業認為業務擴張機會有限,銀行也不願向私營公司放貸。

此外,寬鬆的貨幣政策也削弱了中國為本就債台高築的經濟去槓桿的努力。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本周警告稱,槓桿水平的持續上升使金融危機爆發的風險加大。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 Inc.)說,到今年年底,以公司負債為主的中國債務總額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將高達253%,而2008年底時這一比例僅為125%。

大規模的信貸投放也削弱了中國去產能的努力。盡管中國打算在五年之內將鋼鐵產能削減10%左右,但今年以來鋼鐵產量一直未變。中國原本承諾在2016年削減鋼鐵產能4,500萬噸,但1-7月只完成了其中的30%。中國人民大學(Renmin University)一項研究警告稱,中國超過半數的鋼鐵企業都是所謂的“僵屍企業”,依靠低息貸款而存活。

與此同時,為填補民間投資的不足,中國越來越依賴於基礎設施建設,但這只能帶來有限的增長動能,因為財政支出的效果正日益衰退。按照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賽德商學院(Said Business School)一項學術研究的假設,中國的基礎設施項目通常是拖累經濟增速,而不是帶來益處。

經濟學家稱,考慮到未來可能面臨更多阻力,諸如房地產市場料喪失動能、全球需求持續低迷、值得投資的好基建項目不多等等,中國需要加倍刺激,才能維持經濟和社會的穩定。

法國Groupe BPCE旗下投行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的經濟學家加西亞-埃雷羅(Alicia Garcia-Herrero)說,在下一次中共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前,中國政府的目標仍將是不惜任何代價實現經濟增長,第二重要的目標是維持外匯儲備穩定;她認為形勢並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