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人民幣正式加入IMF儲備貨幣籃子,這是對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的一種認可。然而,人民幣還遠未對美元的全球主導地位形成真正抗衡。

上周六,人民幣被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儲備貨幣籃子,這是中國地緣政治地位轉變過程中取得的一次重大勝利。

與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一樣,人民幣目前將被用作IMF在緊急救助情況下的官方貸款貨幣之一。在中國政府多年來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後,IMF對人民幣加入其儲備貨幣籃子的批準是對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的一種認可。

這顯示了中國金融外交的演變,從過去數十年來大力向多國政府提供援助,轉變為採取多管齊下的策略,以挑戰美國的全球經濟主導地位。

但許多專家表示,考慮到對國內市場實施的諸多限制,中國還遠未對美國的影響力形成真正抗衡。

人民幣成為IMF貸款儲備貨幣更多是一種象征性勝利,而不會重塑市場格局。自IMF去年宣布該決定以來,各國央行只是小幅提高了人民幣儲備。

考慮到中國對人民幣匯率和跨境資本流動進行嚴格控制,一些經濟學家對人民幣入籃存在質疑,但IMF稱,此舉是對中國發展成為全球經濟強國的合理承認。

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稱,邁向開放、融入全球經濟並按照規則參與經濟博弈的道路是不可逆轉之路。

對中國政府來說,人民幣被納入IMF一籃子儲備貨幣是對其與日俱增的全球影響力的衡量,是其利用新獲得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地位的更廣泛計劃的一部分。

官方儲備貨幣地位是中國多年來為滿足IMF標準所做努力的一個成果。過去五年中國政府已設法使人民幣計價交易從細流變為洪流:目前中國三分之一的跨境貿易是以人民幣結算。

中國在全球主要的首都建立了銀行關系以方便貿易結算,包括本月早些時候在紐約獲得授權的人民幣業務清算行(美國首家)。中國還設立了近30個長期雙邊信貸安排,以支持貿易結算和任何可能出現的現金短缺。

不過,人民幣國際化只是中國更廣泛外交戰略的一個方面。過去十年裡,中國已從發展援助資金的淨借款國轉變為淨貸出國。中國在幾乎所有的主要國際金融機構中都佔有一席之地,包括在IMF和世界銀行都有中國籍高管。

中國還牽頭成立了一系列可供選擇的金融機構,其中包括規模2,400億美元的《清邁倡議》(Chiang Mai Initiative)、規模1,000億美元的應急儲備安排(Contingency Reserve Arrangement)以及初始資本1,000億美元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簡稱:亞投行)。

雖然中國通過展示其新實力正在挑戰傳統的美國金融據點,但不大可能很快打破美國的經濟主導地位。這也是全球大多數交易和外匯儲備仍採用美元的一個原因:美國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安全最保險的經濟體。

相比之下,雖然人民幣如今已成為國際儲備貨幣,但仍不是“避險”貨幣。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經濟學家、前IMF中國部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說,中國並未贏得外國投資者的信任,因為中國沒有穩健的金融機構,例如一家獨立的央行、值得信賴的法治以及一種公開透明、相互制衡的政體。

普拉薩德稱,中國已清楚表明將不會具備上述這些方面,他表示,這有可能會使全球儲備中人民幣的持有比例限制在5%-15%。

與其他主要貨幣相比,人民幣未來仍面臨挑戰,包括在更廣泛的中國經濟和外交方面的挑戰。人民幣在全球總支付中佔比只有1.86%,相比之下美元為42.5%,歐元為30%,英鎊為7.5%。雖然過去幾年來全球央行的人民幣儲備額增加了近一倍,但在其總資產中的佔比仍只有1%-2%。

隨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速度快於預期,人民幣的私人需求低迷。今年7月,人民幣最大離岸清算中心香港的人民幣存款從一年前的人民幣1萬億元降至人民幣7,000億元。

中國駐IMF執行董事、前中國央行高級官員金中夏稱,長期而言,中國最終將加大資本賬戶的開放力度,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也將進一步增強。

不過金中夏表示,這不會一蹴而就,這將是一個逐步推進或循序漸進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