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國銀行在過去10年的動盪中安然無恙,斯頓夫的公眾形象也相對未受影響,但最近的秘密賬戶醜聞給該行重重一擊。

在接任富國銀行(Wells Fargo)首席執行官很久以前,約翰•斯頓夫(John Stumpf)曾當過“收賬人”。上世紀70年代,當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的First Bank的借款者沒有按時償還貸款時,當時還是一個壯小夥的他負責把他們找出來並收回他們的抵押物:汽車、電視等等。

對於他所在行業的一位未來船長而言,這是一個黯淡的開局。聖保羅是明尼蘇達州雙城中較小的一個(另一個是明尼阿波利斯),距離華爾街有1000多英里。即便在那樣的背景下,現年63歲的斯頓夫在當時也是一個門外漢——一個鄉下小夥,在明尼蘇達一個農場長大,與兩個兄弟睡一張床,家中共有11個孩子。

他喜歡這麽說:“結婚前我從沒有一個人睡過。”

然而,從商業的角度來看,斯頓夫收獲了天時地利。當時美國即將開啟一段史詩般的金融服務整合期,明尼蘇達的銀行將在這個過程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1982年,斯頓夫在當地最重要的銀行任職:明尼阿波利斯的Norwest銀行,該銀行展開了猛烈的收購,1998年與加州的富國銀行合並,並接管了後者的品牌和位於舊金山的總部。

隨後幾年,富國銀行發展成為一家從西岸到東岸的零售特許銀行,斯頓夫順勢而起。2007年他被任命為首席執行官,2010年擔任董事長,他領導的銀行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銀行,超過花旗集團(Citigroup)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市值總和。甚至連金融危機都沒有阻止他的腳步。他有趣又樸實,一頭銀發向後梳著,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他是經歷了過去10年的動盪而公眾形象相對未受影響的極少數銀行大鱷之一。

然而,斯頓夫長時間享受的好運最近到頭了。根據富國銀行與華盛頓和洛杉磯的美國監管機構達成的和解協議,該銀行同意支付1.85億美元罰金並拿出500萬美元用於退款,以了結一項指控——該銀行員工在客戶不知情的情況下秘密開設存款和信用卡賬戶,並在此過程中收取各種費用。
美國監管機構披露的該銀行企業文化令人擔憂。富國銀行用薪資計劃激勵員工,鼓勵他們向現有客戶銷售更多銀行產品。於是出現了大量不當行為。美國消費者金融保護局(US 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披露,自2011年以來,富國銀行因不當銷售行為辭退了5300名員工。

對於該銀行而言,這樁醜聞尤為致命,因為它擊中了其業務模式的核心。相對於很多競爭對手,富國銀行以及明尼蘇達州銀行業的另一個典範——明尼阿波利斯的美國合眾銀行(US Bancorp)更好地渡過了過去10年的危機,是因為他們專註於普通民眾而非華爾街富豪。

富國銀行的沖鋒令是由斯頓夫富有遠見的前任首席執行官迪克•科瓦塞維奇(Kovacevich)發出的。這位現年72歲的前花旗公司(Citicorp)和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高管宣揚“交叉銷售”,即設法向現有客戶推銷更多產品。

對於富國銀行傳授的傳統經驗,斯頓夫的理解是與其服務的客戶展開更深入且更頻繁的聯系。“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這家公司的話,那就是‘關系’,”今年5月他告訴英國《金融時報》,“我們正努力確保每位團隊成員在每次與客戶進行互動時方法適當。如果我們沒有做對,我們努力很快地糾正。”

最近的和解協議令人們質疑斯頓夫是否說到做到了。2013年,《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的一篇報道披露,有人指控富國銀行員工試圖通過開設多餘的賬戶完成業績指標。

2015年,洛杉磯市提起訴訟,指控富國銀行通過普遍的高壓銷售文化做出“不公平、不合法和欺詐的行為”。

然而,在富國銀行7月表示消費銀行業務主管卡麗•托爾斯泰德(Carrie Tolstedt)將於今年底退休時,斯頓夫絲毫沒有提及這些問題。他反而稱贊托爾斯泰德“是我們文化的旗手,是我們客戶的捍衛者,是負責任、有原則和包容性領導的典範”。

邁克•梅奧(Mike Mayo)等銀行業分析師提出,富國銀行應“收回”托爾斯泰德和斯頓夫的部分薪酬。然而即使在批評中他們也透露出遺憾。斯頓夫與她的妻子在小學相識,他在華爾街仍有朋友。

“如果你要根據這個故事製作一部電影,你不會把它命名為《華爾街之狼》,而是會叫做《主街的拉布拉多》(譯者註:主街Main Street與華爾街對應,指普通民眾),”梅奧表示,“約翰•斯頓夫代表著富國銀行的形象。他不去達沃斯。他不會裝腔作勢。周末,他會照顧他的孫輩們。”

斯頓夫將於兩年後65歲時退休。他最近表示,他不會因為這樁醜聞卸任。但他未來背負的壓力很有可能會增大。

由於富國銀行股價下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最近超過總部位於舊金山的富國銀行,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銀行。美國聯邦檢察官正在展開自己的調查。美國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最近已傳喚斯頓夫在有關這些不當行為的聽證會上作證。

這位聖保羅的老“收賬人”必須得再次奔走起來了。

本文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美國編輯

本•邁克蘭那(Ben McLannahan)補充報道

譯者/梁艷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