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主席葉倫週五在一次全面評估美國經濟復蘇不足之處的會議上指出,美聯儲可能需要實施“高壓經濟”來彌補2008-2009年危機的傷害。當年這場危機壓制生產,導致大量工人失業,有可能給美國經濟留下永久傷害。

葉倫在講話中雖然沒有直接評論利率或當下的政策憂慮,但她清楚表示,美聯儲對美國經濟潛能正在下滑的擔憂加重,可能需要激進的措施來重振。

葉倫在波士頓聯儲主辦的經濟會議的午餐會上對眾多決策者以及頂尖學者表示,問題在於,是否“透過暫時實施‘高壓經濟政策’,加上強勁的總體需求以及收緊的就業市場”就能夠修復對經濟造成的傷害。

葉倫講話雖然是提出一些還需要進一步研究的問題,但仍不失為重要的表態。美國經濟成長是否足夠接近正常水準因而需要穩步升息,抑或是仍然低於正常水準且傷痕累累?美聯儲內部對此的爭論日益激烈。

她的講話在週五刺激美國債市,市場將此解讀為美聯儲或許願意容忍通脹率升破2.0%的美聯儲目標。對通脹預期最為敏感的美國較長期公債價格大幅下滑,收益率攀高。

30年期公債和10年期公債收益率當日均收於6月初以來高位,與兩年期公債利差擴大至七個月來最闊。

DoubleLine Capital執行長Jeffrey Gundlach對葉倫的講話解讀為,“無需僅僅因為通脹率高於2%就收緊政策…通脹率可以達到3%,只要美聯儲認為這是暫時的。”

雖然投資者總體上認為美聯儲可能在今年12月會議上加息,認可國內5.0%的失業率以及對於通脹將會上升的預期,但並不相信聯儲會在之後繼續有積極行動。

本次會上普遍認為,經濟成長遲滯主要是老齡化以及人口變化作用的結果,不大可能出現改變。

“我們或許要接受低成長的現實,”三藩市聯儲高級研究人員John Fernald說。

“如果強勁的經濟狀況能部分扭轉供給端發生的損害,那麼決策者可能希望在復蘇時秉持的立場,要比依照供應基本獨立於需求這一常規觀點所要求的更加寬鬆,”葉倫說,這樣一來,“決策者迅速積極地行動以應對衰退,就變得更加重要,因為這樣做將有助於減輕經濟低迷的嚴重程度和持久性。”

葉倫認為,公眾對通脹的預期非常難以改變,未來可能再度需要前瞻性指引這類政策工具,“因全球利率可能繼續保持在歷史低位,且一旦經濟再陷衰退,單靠低短期利率可能不足以進行應對。”

(編譯 鄭茵 審校 王麗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