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周三晚間舉行了美國本次總統大選最後一場候選人電視辯論,開場後有那麼一段不長的時間,特朗普(Donald Trump)顯得更沉穩,更循循善誘,他平靜地解釋自己的立場,避免使用語言暴力。

接下來開始討論他喜歡的話題──修一堵牆來阻止非法移民越過南部邊境進入美國,這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裡﹒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說,特朗普此前雖然會晤了墨西哥總統, 但卻沒能當面把他要求墨西哥支付這筆修 費用的話再說一遍。希拉裡說,“他卡住了。”

話說到這兒,辯論會的風格由此發生了改變。就算希拉裡是以此來誘使特朗普說錯話,特朗普也是自己心甘情願走進這個圈套的。他認為自己在重拳反擊方面堪稱大師, 而他也確實開始反擊了。

希拉裡繼續保持著凌厲的攻勢,在所有話題上對特朗普展開攻擊。一種人們已經熟悉了的相互攻擊指責的氛圍開始籠罩辯論會, 並且開始變得越來越沒下限,直到特朗普竟然說出希拉裡當初就不應該獲準競選總統這樣的話。接下來,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特朗普拒絕表示他將接受大選結果。他說,我會繼續讓你們懸著心。 這樣的表態是前所未聞的,就憑它這場辯論也會長久地留在人們記憶裡。

這一回答還將讓其他共和黨人抓狂。對於特朗普此前稱投票將受到“操縱”的說法, 這些共和黨人已經選擇了不跟風呼應。其他共和黨人擔心,如果對投票的有效性表示懷疑,可能會起到鼓勵共和黨的支持者不去投票的效果,而那些參加11月份其他一系列聯邦及地方選舉的共和黨候選人希望,自己能在被視為公平和有效的選舉中勝出。

總而言之,這第三場辯論雖然一開場時曾讓人生出“總算有了幹貨”的欣慰感,但整場辯論最終給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還是論辯雙方那些疾言穢語。這讓人覺得這第三場辯論還是沒能跳出前兩場辯論的窠臼,它似乎不大可能改變本次總統競選的競爭態勢,而這將對截至目前依然保持明顯優勢的希拉裡有利。

特朗普指責希拉裡想敞開美國的邊境接納移民,還說她非法地銷毀了自己私人服務器裡的 33,000 份電子郵件。 而希拉裡則說,特朗普將成為俄羅斯人的“傀儡”,並說特朗普鼓勵克裡姆林宮非法侵入她支持者們的電子郵件系統,以影響美國此次大選的結果。

特朗普指責希拉裡打了一場“非常骯臟的選戰”,竟然雇用一些暴徒來破壞他的競選集會。希拉裡則說,特朗普被發現是個色狼, 而且他還通過羞辱婦女來否認這一點。

希拉裡說,特朗普沒有資格掌握美國的核按鈕。而特朗普則說希拉裡應為伊斯蘭國的崛起負責。 希拉裡繼續抨擊特朗普的避稅行為, 抨擊他曾經雇用非法移民的行為,並且在特朗普做出回應時保持著微笑。特朗普變得憤怒起來,又開始頻頻打斷希拉裡的講話。

任何連續觀看了這三場辯論的人都會發現, 論辯雙方本場沒有談出什麼新的實質內容。就算談到實質性話題,這兩人似乎也有意讓自己的話優先起到鞏固既有支持者陣營的目的,而把吸引新的支持者擺到了次要位置。

在回答有關美國最高法院的提問時,特朗普強調說他支持美國人的持槍權,並且說他希望同樣支持美國公民擁有這一權利的人成為最高法院法官。而希拉裡則表示,她希望把維護公民自由放在優先位置的人成為最高法院法官,這些需放在優先位置的事項包括同性戀者的權力,對持槍權進行限制,並限制向競選活動提供資金支持的行為。

在墮胎問題上,兩人同樣把喊話重點放在了本黨的那些基本支持者身上。希拉裡充滿激情地為墮胎權進行了辯護, 而特朗普則聲稱,如果美國最高法院能推翻它此前一項支持婦女墮胎權的裁定,將墮胎權問題交還給各州去自行裁定, 他將感到欣喜。

特朗普和希拉裡在開始此次辯論時,都面臨著要在兩種競選策略中做出選擇的局面,盡管具體的選擇內容各不相同。

對特朗普而言,他面臨的問題是,究竟是選擇“斃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焦土策略,還是轉而重點宣傳自己的民粹主義經濟政策。如果是採取前一策略,他將會猛烈抨擊希拉裡是個腐敗和不誠實的政客,並聲稱這次選舉和相關政治程序都受到了操縱;如果是採取後一策略,他將重點強調美國就業崗位流失海外以及美國簽署的那些糟糕貿易協議。後一種策略有可能為特朗普吸引來更多支持者,但前一種策略已經起到了強化特朗普選民基本盤的作用, 抓牢現有支持者、拉低希拉裡的支持率似乎是特朗普陣營目前階段的主要目標。

而對希拉裡來說,她在第三場辯論中面臨的選擇是,究竟是按照特朗普的套路與之展開競爭,繼續攻擊他的性格缺陷,並對特朗普的類似攻擊做出回應,還是選擇不在這方面與特朗普纏鬥,在事實上是對選民做出的終結陳述中呈現更積極的基調。

希拉裡的顧問們比較傾向於她採取後一種策略,他們希望希拉裡能在這場辯論中說動那些搖擺不定和沒什麼主見的選民最終投票支持她。但這一策略也有風險,那就是不對特朗普的人身攻擊做出回應有可能蘊含著巨大風險。在本次大選的初選階段,曾有好幾位共和黨參選人嘗試過這一策略,他們都因此而翻了船。

最終,兩位候選人都選擇了雙管齊下的策略。辯論結果似乎不只起到了讓已經拿定主意投票給誰的選民堅定自己選擇的效果。特朗普需要改變自己在選戰中落後的局面,而希拉裡則明確表示出她不打算白白把這樣的機會送給特朗普。

Gerald F. Sei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