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外流的幽靈重返中國。

越來越多資本流出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這一局面對中國政府讓人民幣以可控制的步伐貶值的策略構成威脅。

週一公佈的官方數據顯示,中國10月份外匯儲備比9月下降457億美元,至3.12萬億美元,創1月份以來最大降幅,也是資本大舉外流的最新證據。10月份外匯儲備的大幅下降表明,資本外流的規模可能重新攀升至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創紀錄水平。

根據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衡量資本外流的數據,9月份流出中國的資金可能達到780億美元,僅次於去年12月和今年1月該行估計的逾1,000億美元的單月流出額。分析師稱10月份資本外流規模預計也將較大。

中國監管機構承認有資金外流的壓力,但迄今為止仍表示無需對資本外流感到擔憂。

分析師和投資者稱,資本外流規模加大的一個原因是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速度再次加快,重新引發了迫切希望對境內存款和資產進行保值的中國人和中國企業的擔憂。

儘管中國政府多次承諾將維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但9月底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下跌1.6%。中國對人民幣交易區間實施嚴格控制。中國央行採取的一些努力幫助避免了人民幣出現更大幅度的貶值(第一季度人民幣兌美元為升值,並且在7月份和9月份再度小幅上漲),但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仍累計下跌4.2%。

王芳(音)是北京的一位教師,她最近在微信上發問,誰能告訴她人民幣匯率到底怎麼了,人民幣還能跌多少?王芳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她的許多朋友都已去香港購買外幣計價的保險產品,原因是人民幣的貶值速度加快。她說,她當然也在考慮這一點。去香港購買外幣保險產品是目前中國內地人士將資金轉移至境外的一種常見方式。

尋求避免人民幣貶值衝擊的中國人一直在投資從黃金到虛擬貨幣比特幣在內的所有選擇。自9月底以來比特幣在國內平台的交易價格已上漲17%。

另一個造成中國資本外流增多的因素是像索通發展股份有限公司(Sunstone Development Co.)這樣的中國出口商。這家公司生產用於製造鋁的炭塊,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產品銷往海外。和許多類似的製造商一樣,索通發展董事長郎光輝說,該公司並不急於把美元利潤兌換為人民幣。這意味著流入中國的外幣減少,無法彌補從中國流出的資本。

過去一年,索通發展還通過衍生產品合約押注人民幣貶值,如果人民幣下跌,這種合約將獲利。

對於中國政府來說,一方面有必要讓人民幣貶值以促進經濟增長,但另一方面也要防範過度貶值造成不穩定的資本外逃,這種平衡本身就很難把握,而目前越來越多的資本流出無疑又給中國政府帶來挑戰。去年8月份,中國央行宣佈讓人民幣匯率更加市場化,同時讓人民幣一次性貶值近2%,這記組合拳導致人民幣大幅下跌,並引發全球市場大震。儘管中國採取了遏制企業跨境交易和限制個人購匯額度的資本管制措施,但仍有大量資本流出中國市場。

根據一些估計﹐到2015年底﹐隨著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幅下跌﹐每月有近1,500億美元流出中國﹐這個速度讓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 簡稱IMF)到中國央行的所有人感到不安。

中國央行通過采取多種措施控制人民幣的貶值和資本外流﹐包括干預匯市支撐人民幣幣值,對資金流出交易進行更嚴格的管理﹐以及實行一種在人民幣匯率上賦予央行更多控制權的匯率設定機制。在美元或其它貨幣已經升值之際﹐中國央行使用該機制讓人民幣貶值。

然而現在﹐受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將在今年年底前加息的預期推高美元影響﹐人民幣貶值的速度正在加快。

很多分析師表示﹐一個危險的反饋回路正在人民幣貶值與資本外流之間形成:隨著人民幣走軟﹐更多中國居民和公司在海外尋求更安全的價值儲藏手段﹐這反過來導致人民幣進一步走低。

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估計,第三季度中國資本外流總計達到1,130億美元,高於第二季度的990億美元。該行目前預計,2017年年底人民幣將觸及1美元兌人民幣7.25元,此前的預期為1美元兌人民幣6.8元。該行對預期進行調整的部分原因是預計大規模資金外流將在明年繼續。

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Bank of China (Hong Kong)Limited, 簡稱: 中銀香港)私人銀行業務主管曾錦燕(Wendy Tsang)稱,人民幣最近的貶值使得各收入水平的大陸客戶針對如何購買美元計價公司債或倫敦房地產等外國資產的問詢量增加。

中國政府再次加大了遏制資本外流的力度。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China Unionpay Co., 簡稱﹕中國銀聯) 10月末出台了禁止中國內地客戶使用該公司發行的信用卡或借記卡購買多數外國保險的規定。用銀聯卡購買保險是投資者將大筆資金轉移到境外的常用方式之一。

中國外匯監管部門高級官員9月表示,將對試圖通過虛假海外收購交易繞過資本管制將資金轉移到境外的企業採取高壓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