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第58屆總統選舉結果於11月9日揭曉,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的“幸福”來得太突然,全球股市、債市、匯市都為之劇烈震盪,拉丁美洲的天空也飄來一片陰雲。

一、拉美經濟感受第一波“特朗普沖擊”

特朗普勝選消息傳來,拉美經濟旋即迎來了第一波特朗普沖擊。在選後三個交易日里,墨西哥比索和巴西雷亞爾對美元匯率分別累計貶值13.7%和7%,即使國際銅價上漲也沒能阻止智利比索大幅度貶值。哥倫比亞桑托斯總統及時與特朗普進行了通話,但該國民眾仍在憂心該國可能失去每年數億美元的美援。在與特朗普會談之後,奧巴馬政府決定不將“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提交國會審議,召開在即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突生變數,令東道國秘魯措手不及。

無論如何,拉丁美各國將不得不接受特朗普“登基”,並必須面對他給拉丁美洲經濟發展帶來的全方位沖擊。智利、阿根廷、哥倫比亞甚至委內瑞拉等多國領導人都公開表態,希望與美國保持合作關系,以消弭令人憂慮的“特朗普沖擊”。考慮到特朗普缺乏執政經驗,未來不可預測性頗多,隨著相關具體政策逐步推出,拉美經濟可能遭遇波浪式的短期沖擊,相應的長期沖擊也將由此累積而來。

也許,特朗普對拉美經濟的短期沖擊很快會自動恢復平靜,但長期沖擊效應將難以忽視,這需要拉美各國政府積極應對,中拉經濟合作也需因應調整。

二、拉美經濟即將面臨特朗普新政沖擊

根據特朗普選前發布的百日新政計劃和選後公佈的新政府初步政策框架,其移民政策、貿易改革、經濟計劃、能源獨立和對外政策等都可能給拉美經濟帶來深刻影響。

眾所周知,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主要指向拉美裔移民和穆斯林移民。嚴格遣返非法移民、零容忍移民犯罪、拒絕為非法移民提供工作和美墨邊境牆計劃,都已被列入美國新政府的初步政策框架。如果特朗普政府全面實施其移民政策,那麽拉美各國就業形勢及其僑匯收入都將深受影響。近年來,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三國年均僑匯總收入約30億美元,多個中美洲及加勒比國家僑匯收入占GDP比重超過16%。如果數百萬拉美裔非法移民被遣返,那麽拉美各國不僅就業形勢趨緊,而且僑匯收入會急劇減少。受此影響,拉美經濟增長態勢恐將難免惡化。

特朗普政府將“扭轉幾十年來那些將工作崗位送到國外的貿易政策”,強調“貿易協議要把美國人民放在第一位。”特朗普堅決反對TPP,並已掌控TPP的未來命運,美國退出TPP似乎難以避免。特朗普宣佈要重新談判北美自貿協定(NAFTA),或者退出該協議,經濟態勢良好的墨西哥很可能因此而受傷。巴西和阿根廷同美國存在農產品貿易競爭,民眾已在憂慮可能遭遇的特朗普貿易保護政策,尚在擬議中的美國-巴西自貿協議也恐將落空。

能源獨立政策不僅會使美國減少從墨西哥、巴西、委內瑞拉等國的石油進口,還可能抑制國際石油價格復蘇,進而影響拉美石油出口國的能源投資及其經濟增長。特朗普計劃實施停止離岸法案,以關稅抑制美國企業的全球化行為,避免過多海外投資減少美國本土就業機會。特朗普承諾投資5500億美元來營造一個“更可靠更高效”並讓“全世界嫉妒”的交通網絡。特朗普還將推進教育改革,為大約7000萬學齡學生、2000萬高等教育學生及1.5億在職人員提供更好的受教育條件,以保障美國民眾學習和工作的機會。

特朗普的經濟計劃表明,美國經濟刺激政策的重心存在從貨幣擴張轉向財政擴張的趨勢,其對外投資能力將不可避免地受到擠壓。顯然,受特朗普的“美國就業機會回歸”計劃影響,阿根廷的馬克裡政府希望能吸引更多美歐資本來平衡中國資本的想法,短期內恐難以實現。

在金融服務改革方面,特朗普政府將會放鬆銀行監管,恢復銀行自營交易。受此影響,美國金融機構在全球範圍的投機性交易都將趨於活躍。因為特朗普意外勝選,拉美主要貨幣對美元匯率剛剛經歷了一輪大幅度貶值,而且這種貶值趨勢短期內尚難以企穩。在出口不振、就業趨緊、僑匯減少、幣值不穩等諸多因素影響下,金融機構的投機交易增加可能影響拉美金融市場的穩定性。

綜上所述,特朗普新政沖擊將造成拉美國家僑匯收入減少、失業人口增加、能源和農產品出口市場緊縮以及美國對拉美投資下降等問題,拉美各國潛在的金融與貨幣風險也在上升。長期以來,美國對拉美經濟的帶動作用,以及拉美經濟對美國的高度依賴,都可能因此而嚴重弱化。

三、中拉經濟合作平衡特朗普沖擊

面對特朗普的“不確定未來”和“美國優先”政策雙重沖擊,拉美各國在現階段自我平衡能力不足的情況下,中國成為穩定拉美經濟的重要支撐力量。目前中國經濟增長勢頭良好,市場容量及其增長空間巨大,國民對糧食與能源的進口需求都在持續增長。近些年以來,巴西、阿根廷、智利等拉美國家對華農產品出口穩步增長,未來中國市場仍有空間吸納更多拉美農產品。委內瑞拉的石油產能及其對華出口目前都有所下降,中國需要在拉美地區尋求新的石油進口來源,墨西哥、巴西等國石油公司應該關註中國能源市場。

在特朗普即將實施“停止離岸法案”和“美國就業機會回歸”計劃之際,中國正在積極投資拉美。中拉合作基金、中拉產能合作基金以及中巴雙邊產能合作共同基金都已投入運營,這為拉美地區提供了重要而可靠的資本來源。中拉產能合作計劃進入全面實施階段,多個重大基礎設施合作項目都已正式啟動。中國對拉投資增長將為拉美地區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並在很大程度上平衡美國資本回遷可能對拉美經濟產生的不利影響。

近些年來,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穩步推進,中資銀行在拉美佈局步伐明顯加快。中國與阿根廷、巴西分別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議並付諸實施,並與多個拉美國家達成人民幣貿易結算協議。這些措施不僅推動了雙邊貿易和投資發展,而且為拉美國家提供了有力的流動性支持。在當前潛在金融風險增大的態勢下,中拉金融合作將成為拉美國家平滑匯率波動、穩定金融市場和控制貨幣風險的重要基礎。

四、美國退出TPP與中拉經濟合作新前景

美國白宮高級官員11月10日表示,奧巴馬政府決定將TPP命運交給下屆美國總統和國會決定。以特朗普及多數共和黨議員的態度來看,美國退出TPP幾成定局。NAFTA讓墨西哥在這些年裡收獲滿滿,墨西哥、秘魯和智利都想搭乘TPP便車來分享更多美國的市場與投資,但特朗普很可能會讓這些拉美國家的經濟期望落空。

事實上,TPP是奧巴馬政府將經濟問題政治化的結果。美國欲以TPP遏制中國發展,但達成TPP協議需要美國為夥伴國犧牲自身利益,而八年經濟危機削弱了美國為夥伴利益做犧牲的承受能力,眾多美國企業並不樂見其成。猶如蘇聯全力應對美國虛張聲勢的軍備競賽,TPP在某種程度上是美國為政治目的而自我消耗國力,結果將損耗其可持續發展能力。其實從國家競爭角度講,中國更希望美國通過TPP協議。

拉美太平洋國家極可能失去以TPP搭乘美國經濟便車的機會,但中國又在為更多拉美國家構建新的經濟便車——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面臨特朗普可能退出TPP的形勢,秘魯總統庫欽斯基稱,環太平洋國家可以達成新的貿易協定來取代TPP。中國沒有改變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總體發展戰略,會繼續堅持經濟優先的全球發展思路,因此中國將努力推進以亞太合作為基礎、具有更強包容性和適用性的FTAAP建設。在合作共贏的FTAAP框架內,中國將在承受能力下向拉美國家及所有夥伴國開放更多市場,並與夥伴國分享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紅利。

如果特朗普退出TPP,那麽短期內美國對拉美投資競爭力可能下降,拉美地區可能將迎來一波中國投資熱潮。過去在美國強大競爭下,中國企業對拉美投資較為謹慎,並向美國企業學習了很多拉美投資經驗。如果未來美國對拉美投資競爭力下降,那麽中國應該更多鼓勵民營企業投資拉美,並加強對國有企業在拉美投資的審慎性監管力度,盡可能避免發生低效率、高風險的投資狀況。中國企業要學習美國經驗,緊緊圍繞中拉跨國產業鏈合作來拓展投資,大力推進中拉產業融合,積極擴大產業內貿易,努力實現中拉經濟關系緊密化。

此外,對於超級基礎設施項目,比如巴西-秘魯兩洋鐵路,中國在無損自身利益前提下可考慮與美國合作,畢竟改善基礎設施對中美雙方開拓拉美市場都有利。近期特朗普的高級顧問詹姆斯·伍爾西稱,他希望特朗普更加熱情地對待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如果伍爾西的言論將真實地代表特朗普政府的態度,那麽中美未來在促進拉美發展和共同開拓拉美市場方面,完全可以進行合作。

(註:作者是中國西南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