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這一年以下跌開始,恐怕也會以下跌結束。

繼1月底至10月帶來可觀的回報後,新興市場股票與債券再次回落,讓預期該板塊在落後發達市場多年後終於迎來拐點的投資者感到失望。

去年參加路透全球投資展望峰會的貨幣經理們正確地預測到了向有利於新興市場方向的轉變。而在特朗普剛剛當選美國總統後,在11月14-19日召開的今年峰會上,與會者的看法遠不及去年樂觀。

美國大選後,摩根大通追蹤的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流出規模創出64億美元的紀錄,是年初以來流入資金的10%。資料顯示,股票基金流出規模達年初以來流入規模的三分之一。

2016年迄今的回報仍為正值,但預計未來更艱難。很多與會人士稱,已將新興市場的交易結清。其中NN Investment Partners在2015年底對新興市場看法轉為正面,但最近改變觀點。

“我們認為,特朗普對於新興市場來說是規則改變者,”NNIP首席策略師Valentijn van Nieuwenhuijzen在峰會上表示。

他指出,特朗普可能會、也可能不會貫徹競選承諾,對交易夥伴加征關稅或在美墨邊境築牆。

但他料將通過減稅和增加基建投資來釋出上萬億美元的刺激。這正在影響美國債市,推動債券收益率上漲,消化未來通脹跳升的情景。

“我們在新興市場擔心的不僅是保護主義風險,而是這種風險與通貨再膨脹結合在一起,這削弱新興市場題材,”van Nieuwenhuijzen補充稱。

自10月中以來,這種“通貨再膨脹”押注導致新興市場的吸引力下降。美銀美林在11月8日美國大選後對投資者的訪查顯示,新興市場股票配比錄得五年半來最大月度降幅。

瑞士寶盛集團亞洲首席投資官Bhaskar Laxminarayan表示,他們公司的全球股票投資組合中90%配比在發達市場,因西方保護主義帶來的阻力升高。

**新興市場債券或受重創**

今年早些時候,新興市場的漲勢伴隨著美元指數下滑5%。自美國大選以來,美元已經升值5%至14年高點。

“投資者認為美元已經見頂。如果這種看法被證明是錯誤的…的確會讓市場格局大為改觀,”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新興市場主管Richard Titherington稱。

但倘若特朗普的基礎設施建設計畫重新引燃對大宗商品的需求,並提振美國經濟增長,那麼其當選對於發展中經濟體來說也並非明顯不利。

“還不是撤離的時候。大宗商品正在企穩,而且眼下看到新興市場企業獲利增長的事實,讓我們覺得就股市而言,新興市場還會繼續向前,”瑞銀財富管理首席投資官Mark Haefele稱。

新興市場債券則是另一番景象。美債收益率上升,不僅令新興債券吸引力大減,也讓政府和企業對到期債券進行展期或發行新債的成本加大。

Haefele正在避開新興市場,認為美國若出人意料地進一步加息,新興市場債券會將受到重創。

以南非蘭特、盧布等幣種計價債券的拋售將會最為嚴重。此類債券曾連續三年下滑,今年出現反彈,因貝萊德(Blackrock)、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等大型投資者買回。

貝萊德固定收益首席投資官Rick Rieder在紐約發表講話時稱,他還不準備撤離,並稱2017年的新興市場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不是眼下的題材**

峰會中,許多與會者表示他們可能在2017年重新進場,因發展中市場仍有部分頗具潛力,而且美元強勢上漲可能不合美方決策者的胃口。

墨西哥遭受特朗普題材賣壓的重創,但

Carmignac Gestion的Didier Saint-Georges等人卻表示,墨西哥披索大貶反而提升了競爭力。

“現在我肯定會買進(墨西哥資產),這是著眼於2017年,”Saint-Georges說。

GAM Investment Solutions也繼續押注披索,同時削減其他新興市場持倉。不過,該集團領袖Larry Hatheway計畫一旦債市和美元平靜下來就會再度布倉。

“展望2017年那些應該表現不錯的市場,我認為新興股市和貨幣將有不錯的機會,”Hatheway稱,“只不過不是眼下的題材。”

圖表:

2016年迄今新興市場資產回報reut.rs/24AQWD0

新興市場與發達市場獲利增長比較tmsnrt.rs/2gmGy1d

新興市場與發達市場估值比較tmsnrt.rs/2g4x9sq

 

(編譯 王麗鑫/杜明霞/侯雪蘋/李婷儀 審校 張濤/鄭茵/王興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