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秘魯首都利馬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召開,焦點之一是美國會否在候任總統特朗普未來四年領導之下奉行保護主義,從而讓「跨太平洋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胎死腹中。特朗普在競選期間一直強力抨擊自由貿易,儘管現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利馬向TPP各成員國大派定心丸,促請與會領袖繼續推動協議,確保達至減低不平等競爭的共同目標,但秘魯之行畢竟是奧巴馬卸任前最後一次外訪,定心丸的藥效大家心中有數。人一走,茶就涼,白宮新主人的那杯茶才是各國最關心的味道。

作為東道主,秘魯總統庫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為會議揭幕時指出,美國大選和英國脫歐的結果顯示,保護主義正逐漸抬頭,警告全球自由貿易受到日益嚴重的威脅。他說誰想推動保護主義,就應「讀一下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經濟史」。峰會各成員國的經濟及貿易部長發表聲明重申,推動在亞太地區實現開放型經濟,提倡自由貿易政策,力抗保護主義。

假如特朗普真的奉行保護主義,美國主導的TPP確實胎死腹中,毫無疑問,將有利於中國推動的「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有評論認為,沒有中國的TPP和沒有美國的RCEP都是不明智的,然而從另一個角度觀之,要是沒有「沒有中國的TPP」的話,中國的話語權肯定更上一層樓;TPP功虧一簣所騰出的空間,勢必被中國主導的協定取而代之。

在保護主義的陰霾下,出席利馬峰會的國家主席習近平繼續鼓吹經濟全球化,他說道:「任何區域貿易安排要獲得廣泛支持,必須堅持開放、包容、普惠、共贏,我們應構建平等協商、共同參與、普遍受益的區域合作框架,封閉和排他性的安排不是正確選擇。」

現在判斷TPP是否返魂無術,當然言之尚早,一切須視乎特朗普明年一月正式上臺之後所推出的具體政策而定。面對這一位難以捉摸的出位狂人,在亞太地區愈來愈舉足輕重的中國必須作出最壞的打算,希望得到最好的效果。不管如何,有一點值得注意,特朗普在當選之後似乎開始淡化其桀驁不馴的個人風格,漸漸變回一位八面玲瓏的大商家,光是他嘗試跟死對頭化敵為友,即見長袖善舞的端倪。

羅姆尼(Mitt Romney)是四年前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嘲笑他當時輸給奧巴馬是「史上最糟糕的失敗」,羅姆尼則是黨內反對特朗普不遺餘力的悍將,狠批對方是欺詐作弊的騙子,彼此簡直水火不容。可是,大選結束後羅姆尼搖身一變,現在有機會被特朗普招攬為國務卿,兩人日前在新澤西州的高爾夫球度假村會面,言笑晏晏暢談八十分鐘,談及「很深遠」但沒有披露內容細節的話題。羅姆尼在會面之後雖然對於入閣問題不置可否,但他可能成為國務卿的傳聞已經不脛而走。若然死對頭果然納入麾下擔當要職,不是反映特朗普是一位可塑性極高的總統嗎?可塑性的意思包括胸襟廣闊,能夠與打對台者冰釋前嫌,以及敢於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更加有啟發性的是,羅姆尼的政見跟特朗普南轅北轍,假如羅姆尼最終成為國務卿,相信特朗普在競選之時「得罪全人類」的激進主張將會大幅調整。

正因為特朗普難以捉摸,所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急不及待親自前往紐約的特朗普大樓跟未來總統見面。對於習近平而言,特朗普的可塑性好壞參半,好處是有機會在貿易方面誘之以利,不管TPP是否存在一樣可以在商言商互談生意經;壞處則是無路可捉,日後華府不按常理出牌的話,北京將會很頭痛。

注:以上的評論僅為摘要,並且不代表路透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