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勢繼續延續“非對稱性貶值”格局,也即在美元指數走強背景下,人民幣兌籃子匯率保持穩定,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加速下跌。

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加速下跌的最重要原因,是美元指數的加速上行。美元指數加速上行的原因,則是特朗普衝擊提振了市場的通脹預期,隨即提高了市場對美聯儲加息頻率的預期。預計未來美元指數進一步上升空間有限,可能在100左右持續盤整。

這意味著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壓力有望趨緩,我們依然維持今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約在6.9左右,明年年底約在7.2左右的判斷。但近期短期資本外流加劇的問題值得關注。

以下為盤古宏觀團隊題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壓力有望趨緩”的文章全文:

2016年國慶日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急跌。9月30日至11月18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由6.6778下跌至6.8796,下跌幅度達到3.0%。特別是進入11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幾乎每天跌破一個整數關口,這使得投資者開始擔心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急劇貶值(Free Fall)的風險。

然而,自國慶日以來,人民幣兌CFETS、BIS與SDR三大貨幣籃指數並未下跌,而是在94至95的水準上持續盤整。11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貨幣籃指數甚至出現了小幅上升。

如何看待這一現象呢?這其實進一步驗證了我們團隊在今年年初提出的人民幣匯率“非對稱性貶值”的特徵。換言之,人民幣匯率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元指數的強弱。一方面,當美元指數走弱時,人民幣傾向于對美元保持穩定,而對籃子貶值。另一方面,當美元指數走強時,人民幣傾向於對籃子保持穩定,而對美元貶值。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完全符合後一種情形。這就意味著,導致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壓力顯著上升的最重要原因,是11月份以來美元指數的顯著上升。美元指數由11月3日的97.2攀升至11月18日的101.2,上升斜率之陡峭是多年來罕見的。

我們認為,近期美元指數強勁升值的主要邏輯,是特朗普承諾上臺後要加大基礎設施投資與減稅力度,此舉提升了美國通脹預期,進而提升美聯儲加息頻率的預期。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由11月2日的1.8%驟升至11月18日的2.3%,這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對未來財政赤字上升與通脹壓力上升的預期。目前市場認為美聯儲在2017年與2018年的加息頻率可能顯著增加。比較激進的預測認為,到2018年年底,聯邦基金利率將回到2.0%左右。這意味著,在今年12月的加息之外,未來兩年美聯儲還將有5至6次的加息(每次25個基點)。對加息頻率預期的提高,是近期推升美元指數的最重要原因。

不過,美元指數如此快速的上升是很難持續的。由於近期市場“黑天鵝”事件突發,導致投資者預期在極度樂觀與極度悲觀之間劇烈震盪。我們認為,近期投資者對特朗普衝擊的判斷有些過於樂觀了。

其一,特朗普政府能否履行其上臺前承諾,依然存在變數;其二,赤字財政政策短期效果不錯,但長期效果值得懷疑;其三,美元指數急升對美國出口與就業並不樂觀。我們預期105至110將是美元指數中期壓力線,而未來一段時間,美元指數在100左右持續盤整,可能是大概率事件。這就意味著,未來美元指數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壓力將會趨緩,因此最近後者的急速下跌趨勢有望緩解。

我們依然維持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2016年不會破7,但會在2017年中期破7, 2017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可能在7.2左右的判斷。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國際收支在2016年第三季度出現了創紀錄的非儲備性質金融帳戶逆差(2073億美元),這與市場認為第三季度資本外流有所緩解的觀感並不相符。

再考慮到近期人民幣的跨境外流成為資本外逃的新現象,這就意味著,真實的資本外流規模仍在上升。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我們應該警惕人民幣貶值預期與短期資本外流之間的相互強化。因此,通過進一步增強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彈性,避免市場形成持續的貶值預期,就變得日益重要。

(注:張明為盤古智庫宏觀經濟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鄭聯盛、王宇哲、楊曉晨、周濟均為盤古智庫宏觀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盤古智庫是由中外知名學者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機構,聚焦創新創業、宏觀經濟金融與國際關係研究。)

(整理 李文科; 審校 喬豔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