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特朗普)還沒坐上總統大位,但這一個月來,川普已撼動了全球金融市場,不論是股市、匯市、債市,甚至是黃金等稀有金屬或貴金屬等,全因為川普的當選出現了巨大變化。

我們先看股市,川普當選總統後,美國道瓊指數率先創下一九一五二.一四點的歷史高價,接著標準普爾五○○指數創了二二一三.三五點的歷史新高,再來是那斯達克指數也創了五三九八.九二點的新高,美股成了全球股市的核心。原先在川普當選之前,全球金融市場都把川普當成黑天鵝,認為川普當選,避險行為將加劇,美元貶值,黃金大漲,債市殖利率走低,股市大跌,如今全都出現相反方向的變化。

**資金由債市轉向股市,美股頻創新高**

美股率先創新高,關鍵是在大部位資金從美債流出,再加上新興市場股市資金回流美國,川普在十一月八日當選之後的隔一周,美股資金淨流入逾三一四億美元;債市資金流出,使得公債殖利率走高,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從原先一.六%左右急拉到二.三五%,三十年債從二.二%左右到三%以上,除了長債殖利率走高外,具代表性的兩年債殖利率也從○.六%附近爬升到一.二%,債市資金流出,助長了美股的漲勢。

而這段期間,川普喊出五五○○億美元加強美國基礎建設,讓貴金屬、基建股股價大漲。川普又要為金融業的管制鬆綁,使得被低利率困擾、股價低迷很久的金融股紛紛大顯身手,這段時間像摩根大通(

J. P. Morgan)股價,從五十二.五美元爬升到八十.四四美元,市值飛越二八○○億美元,超越奇異(GE),成為全美第八大市值企業;花旗集團股價也從三十四.五二美元大漲到五十六.八三美元;美國銀行從十.九美元漲到二十.八七美元,幾乎大漲一倍。

在金融海嘯中受到重創的美國國際集團(AIG),股價從四十八.四一美元漲到六十四.七二美元,這些從金融海嘯受到重傷害的金融股,在川普一句鬆綁管制的喊話,股價紛紛漲了五成到一倍,金融股大漲,成了帶動道瓊指數急攻一萬九千點大關的最大功臣。川普要到明年元月二十日才走馬上任,但是「川普效應」,這一個月來已席捲了整個金融市場,其中匯市變化最大。

這一個月來,全球主要貨幣紛紛出現兌美元的新低價,例如,亞洲貨幣中的人民幣,在岸人民幣(CNY)最低見到六.九二九,離岸人民幣(CNH)一度急跌到六.九五五七;日圓最低到一一三.八九;新加坡幣到一.四三;馬幣貶到四.四六;印度盧比因為印度廢除五百元及一千元舊鈔,也急跌到六十八.八八;而杜特蒂上臺的菲律賓披索跌破五十元關卡,最低見到五○.○五,這是亞幣急跌的慘況。這一輪亞洲貨幣的急跌有兩個重心,一個是今年剛加入特別提款權(SDR)的人民幣,很多金融機構看人民幣將貶破七元大關,明年最多將見到七.三兌一美元。

另一個是日圓,今年安倍用盡各種方法,希望日圓能貶值,日銀總裁黑田東彥甚至祭出負利率政策,但是日圓反而成了避險貨幣。日圓不但不貶,而且一度升破一○○日圓大關,最高見到九十九.一九,日圓先生榊原英資甚至預測日圓將見到八十。沒想到川普當選,資金乾坤大挪移,日圓避險角色消退,這回安倍什麼事都沒做,日圓已貶值到一一三.八九,日圓急貶,解了安倍燃眉之急。日銀原來的十月購債計畫,要將債券孳息曲線變陡,略微削減長債購買規模,但現在這個計畫沒有派上用場,川普已幫日銀解決所有困難的問題。

除了日圓及人民幣,這次被川普旋風擊中的墨西哥披索一度急貶到二十一.三七六元,災情最慘重;加幣到一.三五八,也跌了不少;還有土耳其里拉也是重災區,里拉從二.六二七急跌到三.四七五;再來是歐盟相關的貨幣,其中英國脫歐,英鎊先前已跌破一.二關卡,這回川普刮旋風,英鎊下跌在先,已經沒有空間進一步再下跌;反而是歐元及非歐元區貨幣,像捷克幣、瑞士法郎、瑞典克朗,及丹麥、波蘭、匈牙利、挪威等國貨幣都出現顯著跌勢。

**義大利修憲公投,加大歐元貶值力道**

川普當選,美元指數寫下十三年新高價位,關鍵在組成美元指數占八一%的三大核心,歐元、英鎊、日圓的急跌。英鎊下跌在前,這次日圓跌幅不輕,但是關鍵的仍在歐元,這次歐元跌到一.○五一,已十分逼近二○一五年三月最低的一.○四元最低點,假如十二月四日義大利公投進一步出現戲劇性變化,接著是法國總統大選,然後是明年德國總理梅克爾的連任,都將測試歐元底限。

短期來看,義大利修憲公投很可能讓現任總理倫齊下臺,歐元可能加大貶值力道,但最關鍵的仍是身系歐盟安危的德國總理梅克爾,能不能順利連任?假如梅克爾不敵難民議題被迫下臺,大家可能要面臨歐盟解體的考驗。日前很多分析家都稱,川普不是金融市場的黑天鵝,最大黑天鵝是歐盟解體。未來歐洲考驗一波接一波,可能更加增強美元強勢。

現在回頭看美元強度,最大意義是美元指數在技術面突破了下降趨勢,這是美元三十五年來最關鍵的一次轉機,未來的川普會不會重演雷根時代的強勢美元,大家且拭目以待。美元指數站上一○○,突破下降趨勢線

川普當選以來,全球金融市場從充滿疑懼,到憧憬未來希望,關鍵在川普喊出讓美國更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個口號在一九八○年雷根與卡特角逐總統大位時,雷根也喊出Let’s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現在大家拿川普來與雷根比,他們兩個人的姓只差一個字,一個是Donald,一個是Ronald;他們兩人都代表共和黨,雷根在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日上任,任期到八九年六月二十日;這次川普從一七年元月二十日開始,川普的第一個任期,美國會出現什麼變化,從美元強度可看出一些端倪。

雷根在八一年上任,當時他面對的是油價高漲、高通膨時代,當時油價一桶突破四十美元,美國基本放款利率直逼二○%,為了對抗通膨,雷根採取供應面經濟學,透過減稅增加貨幣供給,活絡美國經濟。面對日本經濟獨強,加上美蘇冷戰,美蘇展開軍力競賽,後來又爆發兩伊戰爭,伊朗、伊拉克為了殲滅對方,雙方大量開採石油,造成油價從高檔回落。八○年代雷根剛上任,美元指數大約在九十五點左右;到了八五年,美國與日本簽下《廣場協定》,日圓從此走上升值之路,美元指數也創下一六四.七二點的新高紀錄,從八一到八五年,這是美元超強勢的時代;到了九○年代,美元指數又回落到八十點左右。另一次高點在○二年元月,美元指數又拉高到一二○.五一點,此後美元又進入漫長的頹勢,這次美元指數再度站上一○○點以上,這是美元走多的重要轉捩點。

從技術面來看,連結一六四.七二及一二○.五一點的下降趨勢線,這次川普當選,美元突破下降趨勢線,這是美元強勢的第一個轉強訊號。雷根的第一個任期,美元指數從九十五到一六四點,美元指數上升七二%,這次川普的讓美國再強大,美元到底會強勢到什麼程度?

以眼前的情況來看,英國明年三月展開脫歐談判,這才是英國考驗的開始。最近英鎊走高,是英國高等法院裁定,政府必須經過國會表決通過才能啟動脫歐程式,英鎊最低一度跌到一.一八九,如今回到一.二四附近,長期來看,英鎊跌勢可能持續弱勢。

而歐洲的變數很大,亞洲各國為了出口,貨幣競貶壓力老早就展開,日圓及人民幣是亞幣的兩大主軸,看起來是異常弱勢,只有台幣在這一波日圓、人民幣大貶中,仍在三十二元以內,台幣貶值幅度只有一%多,未來在亞幣競貶中,臺灣的出口受到衝擊有多大?值得再觀察。

**全球殖利率走高,市場開始期待升息**

而十二月除了義大利公投變數,還有美國聯准會(

Fed)的升息戲碼,川普對聯准會維持超低利率一直很有意見,看起來十二月十七日的聯准會升息已成定局,而主席葉倫也宣佈要支援美國回到二%的通膨目標區政策。美國終結長達七年的極度寬鬆貨幣政策,下一步是重回升息軌道,美國結束超低利率之後,全球用負利率刺激經濟的貨幣政策,也可能走到終點。

這些年,歐元區在一四年元月實施負利率;更早之前,丹麥在一二年即實施負利率政策,其後為瑞士、瑞典,最後一棒是日本在今年二月實施負利率。假如美國率先升息,全球超低利率政策可能走到終點而轉向,這次全球債券殖利率走高,市場已開始反映升息的期待,美國十年債回到二.三五%,三十年債回到三%,都是債市多翻空的訊號。假如全球資金避險需求下降,那麼川普上任後,美元的強度再擴張,下一個議題是,全球會不會回到通膨主導的時代?

另外是川普的減稅計畫,首先是一次性課稅一○%,川普希望過去逃竄在外避稅的美國大企業二.五兆美元資金回流美國,其次是川普要將企業營業稅從三五%降為一五%,這是很大的降稅行動,川普希望減稅能讓製造業重返美國,這項政策也許會成為川普未來四年施政的顯學,全世界各國為了爭取製造業回流,可能努力為企業減稅,英國打算把企業營業稅從二○%降為一七%,義大利已從二七.五%降為二四%,日本則從四○%降為三○%,企業營業稅減輕,可能也成為顯學。

而川普是避稅高手,未來若美國個人所得稅率再降為三三%,美國將逐漸走向輕稅國家,而原先在海外避稅的熱錢回流,繼續增加美元強度,那麼川普的未來四年,大家可能要迎接一個美元強勢的年代! (完)

注: 1.專欄作者老謝–謝金河,為《今週刊》發行人兼財訊文化事業執行長。

2.以上評論不代表路透立場。

(整理 高潔如; 審校 喬豔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