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選擇愛荷華州州長特裡•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擔任他的駐華大使,把一名經驗豐富但沒什麽外交背景的政治人物推到美中關系的中心。

假設這一任命獲得參議院確認,布蘭斯塔德將在北京代表特朗普政府,而後者已經承諾對中國採取強硬得多的立場,並通過在特朗普和台灣總統之間安排一次電話通話,已經掀起了風波。

雖然布蘭斯塔德沒有直接的外交經驗,但他具備一個優勢:他與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都有較好的個人關系。

布朗斯塔德的政治技能在擔任愛荷華州州長的20年期間得到錘煉,他在促進美國對華農產品出口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一背景可能有助於減輕人們對美中之間可能爆發一場貿易戰爭的擔憂。

在被問及這一任命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稱布蘭斯塔德是中國的“老朋友”。

“我們歡迎他為促進中美關系發揮更大作用,”他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

習近平與愛荷華州頗為有緣,1985年他還是一名基層官員時曾對該州展開一次研究之旅,他經常回憶那次旅行,他就是在那次旅行中首次見到布蘭斯塔德的。在他成為中國領導人的九個月之前,他在2012年2月重訪愛荷華,那次他受到布蘭斯塔德的接待,後者歡迎他為一名“長期朋友”。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尖銳批評中國的經濟政策,並在上周與台灣總統交談,震動了美中關系,這是自1979年以來美台領導人首次交談。

愛荷華州德雷克大學(Drake University)的中國問題專家和政治學家戴維•斯基德莫爾(David Skidmore)表示:“(這個選擇)表明,當選總統特朗普想要派一個中國領導層熟悉、並與之有較好個人關系的人出使北京。”

他指出,布蘭斯塔德的兒子埃里克(Eric)曾擔任特朗普在愛荷華州的競選經理;特朗普在11月的大選中輕取該州。

“這是特朗普對布蘭斯塔德家族的回報,也讓中國領導層明白駐華大使是與特朗普有著密切政治關系的人,”斯基德莫爾說。

雖然美國大使的作用在中國這樣的國家已變得不那麽重要(因為白宮已在更大程度上接手對雙邊關系的日常管理),但在即將就任的行政當局,與特朗普的個人關系可能成為重要的政治通貨。

特朗普的一名發言人對記者表示,布蘭斯塔德將帶來有關貿易和農業問題的深厚知識。

“他對中國和中國人民有著非常深刻的瞭解,並且給當選總統留下極深的印象,不僅是在競選階段的會晤期間,也包括在選舉後的會晤期間,”他補充說。

布蘭斯塔德在2011年第二次出任愛荷華州州長,並任職至今。此前他曾在1983年至1999年執掌這一中西部農業州,之後曾擔任德梅因大學(Des Moines University)校長。

盡管特朗普發表了嚴厲的反中國言論,但斯基德莫爾表示,布蘭斯塔德不是一個“撼動現狀的人物”。

“他有一種中西部人士的個性和風度。他很務實。就共和黨人而言,他的立場比他年輕時擔任州長期間更加偏右一些。但以該黨的標準衡量,他是一個溫和派人士。”

譯者/和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