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中國債券收益率飆升,關鍵期貨合約首次跌停,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發出明年加快加息步伐的信號後,全球債市跌勢加劇。

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觸及16個月高點3.4%;在經濟增速放緩、資本外流和存在資產泡沫擔憂的背景下,從11月底開始的債市拋售延續至今並在本周加速。債券的收益率與價格呈反方向變動。

周四早盤,10年期國債期貨和5年期國債期貨價格均創下歷史最大跌幅,分別下跌2%和1.2%,雙雙跌停。後來中國央行向短期貨幣市場注入約220億美元資金,交易才重新開始。

當日晚些時候,在全球市場上,拋售導致基準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一度升至2.639%,這是2014年9月以來的最高盤中水平。(截至記者發稿,基準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收報2.58%,周三為2.523%。這是該收益率自2014年9月以來的最高收盤水平。)

周三美聯儲將基準政策利率上調0.25個百分點,符合投資者預期,但同時預計2017年或加息三次,這令投資者大感意外。

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投資組合經理Mike Amey說,市場沒有預料到這一變化,這從市場的反應中可以看出來。

對貨幣政策變化尤其敏感的短期國債價格也走低。2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攀升0.013個百分點,至1.288%。

在歐洲,10年期德國國債收益率上升約0.062個百分點,至0.363%,10年期澳大利亞國債收益率攀升近0.2個百分點,至2.903%。

英國國債受到嚴重沖擊。英國央行周四表示,將維持利率及債券購買計劃不變,此後10年期英國國債收益率曾小幅回落下跌,但當日收益率仍上升0.1個百分點,至1.352%。

從美國大選日至本周三,全球債市的拋售潮已導致彭博巴克萊全球國債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Treasury index)的市值蒸發1.45萬億美元。該指數追蹤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債券。

中國投資者似乎認為,美國的加息舉措加大了中國為抑制人民幣兌美元近期跌勢和資本大量外流而引導本國利率走高的可能性。

但債市跌勢也加劇了中國央行面臨的兩難局面。為增加投機性投資者借款的難度,中國央行最近幾周收緊短期貸款。問題是,此類緊縮措施和未來的任何加息舉措可能因導致流動性枯竭而引發市場暴跌和恐慌。

深圳前海開源基金(First Seafront Fund Management Co.)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稱,中國債券的牛市已經結束,今年貨幣市場利率已經出現拐點。他指出今年秋季已開始出現流動性緊縮局面,近期這種情況進一步加劇。前海開源基金管理的資產規模達60億美元。

近年來,在經濟增長放緩的背景下,中國推出了一系列信貸寬鬆和財政刺激措施,以保持經濟的穩定增長。通過借入低成本資金並將資金投入債券、房地產、大宗商品等資產上,中國投資者從中獲益,這催生了一些經濟學家所說的一系列不可持續的泡沫。

過去18個月,其中的部分泡沫已出現急劇破裂,2015年夏季中國股市的崩盤是最明顯的例子。現在這一問題已蔓延至規模9萬億美元的中國債券市場,盡管今年以來該市場已在一定程度上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但絕大部分參與者仍為中國投資者。8月份,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一度跌至2.6%。

交銀國際(Bocom International)研究部聯席主管洪灝稱,人們意識到了債券市場的泡沫過大。他表示,中國債券市場整體面臨巨大壓力。

周四的拋壓也受到了市場傳言的推動,這凸顯了投資者的不安情緒。一家中資券商否認了一家中國主流報紙對該券商已發生一大筆債券違約的報道。與此同時,一家中國大型基金管理公司也否認了手機聊天群中散播的有關該公司正面臨大規模贖回的傳言。

分析師表示,此類謠言的影響很大,因為很多基金管理公司都負債累累,很容易受到債券價格下跌的沖擊。

國信証券(Guosen Securities)駐深圳固定收益分析師柯聰偉表示,現在市場對傳言非常敏感。

債券拋售還加深了對中國經濟的普遍擔憂情緒,2016年中國經濟增速可能創逾25年來最低水平,日益增加的債務負擔以及不斷虧錢的國有行業對經濟造成了拖累。

中國還在奮力應對大規模資本外流。過去兩年,隨著億萬富豪和普通民眾紛紛將存款轉移至安全的海外市場,中國已經損失了約1.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約佔外匯儲備總額的四分之一。中國有關部門正採取措施遏制資本外流,包括對海外企業並購進行限制;資金可能打著海外並購的幌子流到境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