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贏得美國大選以來最令人震驚的地方,是他選擇與中國對抗。他在選戰中一次都沒提到過台灣。然而,突然之間,美國的“一個中國”(One China)政策(這是當今不穩定的全球秩序的一個基石)遭到了威脅。到目前為止,對於特朗普和台灣總統之間的通話,中國政府選擇將其歸咎於狡猾的台灣方面——中國官媒表示,美國候任總統“懵懂得像個小孩子”。

周日,中國方面同意歸還從一艘美國海軍艦艇附近捕獲的一具潛航器。特朗普曾聲稱該裝置是被偷走的。中國指責特朗普“炒作”這一事件。下一次,北京不太可能如此輕易地放過他。

美國選民似乎開啟了通向新冷戰的大門,他們卻沒有認識到這一點。而在這輪新冷戰中,美國手上的牌面遠沒有第一次冷戰時那麽強。美國之所以贏得第一次冷戰,其中一個原因是得益於美國把中國從蘇維埃陣營中分化出來的技巧。1972年理查德•尼克鬆(Richard Nixon)領導的美國和毛澤東領導的中國關系緩和,強化了中蘇的分裂,削弱了莫斯科在全球的號召力。而特朗普打算做的事卻正好相反。

特朗普對中國的強硬措辭,與他對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領導的俄羅斯的友好姿態形成反差。對於正在歐洲鼓動“非自由民主”體制、在幫助特朗普打敗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方面發揮作用的俄羅斯,特朗普通過與它做交易能獲得什麽戰略收益還有待觀察。不過,特朗普與中國對抗將是一場全無好處的賭博。

避免美中沖突需要尼克鬆式的靈活手段。特朗普卻不是尼克鬆。尼克鬆盡管對國內法律有種種濫用行為,他卻是位全球事務領域的專註學生,理解地緣政治大棋局。而特朗普則是一位對填補自身知識空白不感興趣的70多歲的新手。他輕蔑地拒絕聽取為總統提供的每日情報簡報,原因是覺得它們太無聊。他身邊也沒有一位與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相似的顧問,基辛格是特朗普威脅要顛覆的一個中國政策的首席設計師。特朗普對高級別職位的人選指定,既反映了他的反華意圖,也反映了他的親俄打算。

將擔任特朗普國家安全顧問這一關鍵角色的,是退役陸軍中將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弗林認為,中國與“伊斯蘭國”(ISIS)及其他伊斯蘭恐怖組織暗中勾連,意圖挫敗美國。這是一種令人驚嘆的虛構情節。在加入特朗普陣營之前,弗林還曾認為俄羅斯也是同一個反美軸心的一部分。而在加入特朗普陣營後,為獲得特朗普的贊賞,他已放棄了對俄羅斯的鷹派立場。

與弗林相反,特朗普的國務卿提名人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則是俄羅斯的老朋友——普京曾在2013年為他頒發過俄羅斯友誼勛章(Order of Friendship)。在下個月針對蒂勒森的提名確認聽證會上,世界將會瞭解他對莫斯科感情有多深。包括美國頭號對俄鷹派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在內,幾位共和黨參議員打算把蒂勒森宣稱俄羅斯乾預美國選舉(這是特朗普憤怒否認的情報發現)作為支持蒂勒森的前提條件。

蒂勒森的任職前景有可能因這一障礙而化為烏有。不過更有可能的情況是,他會想辦法在不抵觸特朗普的情況下,在對俄鷹派人士面前矇混過關。

那麽,特朗普的對華賭博會有什麽結果?起初是讓人大惑不解。特朗普在台灣問題上發出的威脅,令中國方面與其他所有人一樣震驚。為防萬一,中國選擇將其解釋為幼稚的錯誤,為特朗普留下了糾正的空間。而下一步將造成緊張關系升級。對於特朗普來說,他希望被視為一位讓製造業工作崗位迴流美國、並確保現有崗位不流失海外的總統。在他想要告訴美國人民的故事中,爭取中國的讓步——就像上世紀80年代末日本曾採取過自願限制出口措施——是關鍵的一環。

特朗普正在把對一個中國政策的威脅作為滿足上述訴求的手段。如果他堅持下去——我相信他會這麽做——事情將適得其反。中國將通過進一步擠壓已經心懷不滿的美國投資者予以回應,這些投資者對利潤微薄和中國竊取知識產權的抱怨聲正變得越來越大。與美國商界過去阻止華盛頓攻擊中國的做法大不相同的是,許多人會為特朗普鼓勁加油。

一旦出現爭端,雙方爆發沖突的風險將會增加。中國會在特朗普上任之初設法試探他的決心——找一件比捕獲潛航器更棘手的事情。2001年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就遭遇過這樣的情況。當時,中國曾迫使一架美國偵察機在其領土著陸。這一事件導致的對峙、以及美國機組人員最終的獲釋,在幾個月後的9•11恐怖襲擊後被迅速淡忘。

與弗林的看法相反,中國是美國在對伊斯蘭恐怖主義鬥爭中的天然盟友。與遠比當初自信的中國鬧出事來的幾率比2001年大了許多,不管是在台灣問題上還是在南中國海或東中國海問題上。中國的軍事實力也遠勝當年。就在上周,在南中國海中國填海造出的島嶼上,還發現有新部署的中國導彈發射裝置。

一旦發生危機,我們能相信特朗普的本能反應麽?在防守的美國和崛起的中國之間,普京會扮演勸架者、甚至是調停者的角色麽?我們現在還無法知道答案。我們知道的是,特朗普最親信的一位顧問把中國視為死敵。

譯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