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走強再一次成為美國制造商的一個威脅﹐一些企業的利潤岌岌可危﹐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促進工廠就業的努力也因此複雜化。

過去若干年來強勁升值的美元在特朗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後飆升至14年來的最高水平,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本月的加息決定也為美元上漲推波助瀾。

雖說美元上漲對美國消費者和購買海外零部件的美國企業有好處,但持續性的升值卻不利於依賴海外市場銷售的美國製造商,因為銷往海外的商品會因此變得更昂貴。

很多制造商已開始下調收入預期並想辦法削減成本。3M公司(3M Co., MMM)和聯合技術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 Co., UTX)已放出信號:強勢美元可能使2017財年更難提升銷售額。

由於日圓兌美元貶值,一些代理哈雷戴維森公司(Harley-Davidson Inc., HOG)摩托車和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 Inc., CAT)推土機及挖掘機的經銷商已經做好了日本競爭對手趁機打價格戰的準備。卡特彼勒稱﹐日圓走軟加大了競爭難度。哈雷戴維森不予置評。

美國第一大出口商波音(Boeing Co., BA)上週宣佈明年商用飛機部門計劃進一步裁員,理由是銷售機會減少且競爭激烈;2016年這家飛機生產商裁員了8%。

雖然波音沒有具體提到匯率波動,但美元的持續性升值已經讓波音的競爭對手空中客車集團(Airbus Group, EADSY)嘗到了甜頭。多年來,空中客車一直在努力應對歐元升值帶來的挑戰。波音未就此置評。空中客車發言人表示,美元升值帶來的幫助有限,因為該公司40%的飛機零部件來自美國。

在圍繞特朗普上台後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均將加快的預期推動下,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但美元升值可能使美國的出口產品更加昂貴,進口產品價格更低,最終打亂這位候任總統的算盤。

特朗普過渡團隊官員未回應置評請求。

幾位商界領袖在接受採訪時說,特朗普促進商業發展的承諾將足以抵消美元升值所帶來的衝擊,如果他能夠下調稅率並放鬆監管的話就更是如此。此外,匯率走勢也可能發生反轉。

俄亥俄州建築設備製造商Gradall Industries Inc.總裁Mike Haberman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對美元升值並不驚慌。該公司約20%的產品出口到海外。

對美國製造商來說,美元升值也並非百害而無一益。一些企業從海外採購零部件的成本因此降低,而且企業國內銷售額的上升可能抵消出口下降的影響。

但美元升值可能會限制製造商在美國國內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的能力。

人民幣兌美元已跌至八年低點,可能促使美國製造商保留中國工廠,而不是效仿某些企業將部分業務遷回美國。

墨西哥比索兌美元自美國大選日以來累計下跌13%。儘管特朗普發誓要懲罰將工作機會轉移到海外的美國公司,但該匯率的下跌意味著將工廠遷到墨西哥更有吸引力。

艾默生電氣公司(Emerson Electric Co., EMR)上週稱,9月至11月底,美元走強使該公司訂單下滑幅度擴大2個百分點,整體下降7%。

未來三年,美國企業將對此逐步調整,包括提高海外工廠產能並削減國內產能,調整供應鏈或增加自動化技術的使用。

假使美元不進一步走高,那麼未來三年,經通脹調整後的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將總計增長6.3%。Macroeconomic Advisers的模擬數據顯示,如果美元進一步上漲10%,未來三年GDP總計增速將放緩1.8個百分點,增長4.5%。

強勢美元帶來的衝擊將集中體現在美國製造領域。如果美元保持強勢,美國製造業產值將下降3.6個百分點,經通脹調整後的進口將提高3.6個百分點,美國對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實際出口將下降6.2個百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