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走馬上任一個月前就開始朝著中國投擲外交手榴彈了。這是一個山雨欲來的信號。中美關系在2017年將進入多事之秋,這一年對雙邊關系來說將是緊張且不穩定的。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時間上的巧合。

2017年,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將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同一年裡迎來新政府。唐納德•特朗普將在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同時中國也將進行政治大換血,也就是五年一度的政治領導層變更,並在2017年末的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畫下句號。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組織下,幾乎各級政府都將換屆。

有共和黨控制的美國國會作為特朗普的後盾,他領導的美國似乎將在貿易、投資以及匯率方面(把中國當作匯率操縱國),以更強硬的方式挑戰中國,同時加大軍事對抗。另一方面,中國領導層將高度專註於自身神秘而封閉的政治內鬥。習近平試圖進一步鞏固權力,而特朗普也將掌控屬於自己的權力,結果將是一個具有全球野心的美國和一個關註自身事務的中國。這與之前的情況相比有點像是角色互換。

隨著棋子都開始移動,企業在謀劃進軍中國時應該謹慎。《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胎死腹中,中國尚在演進的“一帶一路”戰略將是推動亞洲貿易增長的主要動力。唐納德•特朗普表示他將推動促成“更公平”的雙邊貿易協議,與美國有著3650億美元貿易順差、對外商投資設置巨大壁壘的中國顯然會進入他的視線。

中國將作何反應?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這一年裡,中國的政府機構將逐漸放慢節奏,政策制定機構和很多國有企業也將放緩決策過程。所有人都在等待,一旦新的政治局常委在2017年第四季度亮相,他們將採取什麽樣的新路線。

中國各級官員已在爭取晉升。這意味著支持習近平的反腐運動。中國最富有省份之一江蘇的省委書記早早就有動作了。他自行制定了本地的禁令,命令政府官員不能在任何時間、任何場合、在江蘇省境內任何地方喝酒。

這條禁令確實有個例外。如果有高級外賓在場,酒水可以照常。

隨著19大的臨近,與中國國有企業在合理時間內安排和達成交易將變得更難。即便在19大閉幕後,可能也需要再過幾個月交易才能真正活躍起來。投行獎金以及全球律師事務所、會計事務所以及咨詢機構的收入都可能會受到打擊。

還有一點也可以確定:隨著美國更加傾向於對中國出口商品徵收關稅以及中國經濟依然相對低迷,人民幣將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至於壓力有多大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預測人民幣貶值速度和程度的行為就像在玩一把上膛的槍。一年前,全球一些最大也最高調的對沖基金老闆宣稱人民幣即將崩盤,包括凱爾•巴斯(Kyle Bass)、大衛•泰珀(David Tepper)和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雖然人民幣在2016年下滑了約6%,但是並沒有達到投資大佬們預計的程度。

中國政府會利用非市場機制來減緩人民幣的貶值勢頭。舉一個最近的例子,中國在2016年11月突然採取措施嚴格控制對外投資和並購。但支撐人民幣匯率的行動將損害一個更大的經濟任務:推動中國工業和科技基礎升級換代的需要。後者要求投入巨額美元資金收購美歐科技公司,例如中國最近就收購了德國機器人製造商庫卡(Kuka)以及美國半導體公司Omnivision。

對中國投資者和收購者來說,不僅中國在更嚴格地控制美元資金流出,而且美國也對中國買家在美國及全球的收購表現出了更大的敵意。任何稍具規模的交易都需要經過跨部門機構——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的國家安全審查。

而該委員會行事隱秘。最近幾個月,它否決了很多中國投資,從聖地亞哥一家酒店到荷蘭LED燈泡製造商以及更明確處於高科技行業(包括半導體設計和製造業)的美歐公司。一旦特朗普上臺,該委員會很有可能會變本加厲。

與多數雙邊關系緊張的領域不同,中國無法在這個領域以牙還牙。中國已全面禁止美國公司——實際上是所有外國公司——進入中國經濟多個行業,從互聯網和電商等科技行業到電影、香煙和煉鐵等沒有危險的行業。因此,就目前來說,在美國加大力度阻止中國投資交易締結之際,中國在默默地強壓怒火。

中國或許需要重整旗鼓,開始投入這場漫長的游戲。這意味著更多地投資於處於早期發展階段的科技公司,特別是在硅谷,並寄望一些投資會帶來巨額回報。這些風險投資一般不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日益收緊的管轄範圍之內。中國希望快速完成大手筆投資,但今後他們將經常無法做到這一點。

2017年中美政治和軍事關系將更趨緊張,但諷刺的是,赴美旅游、買房或留學的中國人數量將創下新紀錄,同時也將花費得比往年更多。中國對於所有美國東西的熱愛幾乎是無窮無盡的:乾凈的空氣、高科技、一流大學、相對廉價的住房以及購物。

如果非正式的在線調查可信的話,普通中國人似乎喜歡並欽佩特朗普,尤其贊賞他的商業智慧。可以理解,習近平對這位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的看法可能會更為苛刻。習近平面臨著巨大的復雜性以及國內的派系反對。他可能套用以前的致力於與中國展開建設性合作的美國領導人模式來看待特朗普。然而,他可能要面對一位不可預測、心懷不滿且不可信賴的對手。

本文作者是中國首創(China First Capital)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譯者/梁艷裳